仰光帶回來的書(十一)

香港出版之葉聖陶的書

近日翻檢我從仰光帶回來的三十餘本書,找到三本香港出版之葉聖陶的著作,還有一本選用葉先生作品的中學課本「初中語文」第二冊。重新翻閱葉聖陶先生的書,想起消逝了的年少學習語文知識的日子,有莫名的激動。

在緬甸的少年歲月裡,我和幾位同學是由葉聖陶和夏丏尊、朱自清的著作「引領入門」,學習中國語文,學習怎樣寫作;在葉先生的童話故事裡,體會了「稻草人」無力改變環境幫助窮苦人家的無力感,也看到了「古代英雄的石像」裡傲慢自大的石像最後下場。很遺憾後來時空環境的變化,葉先生晚期的著作就少接觸了。

葉聖陶原名葉紹鈞(1894~1988)是中國現代著名的作家、教育家及出版人,是中國現代童話創作的拓荒者,終身致力於出版及語文教育。我從緬甸回到台灣後,才知道因為人留在大陸,台灣視葉聖陶為左派文人,他的名字和著作早年在台灣上不了檯面。

葉聖陶於20世紀20年代出版了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部童話集「稻草人」,他的許多作品被收入中小學課本。我在仰光讀中學時,右派華僑學校使用的國語文課本是香港友聯出版社出版發行的「友聯活葉文選」,課本裡選用「稻草人」和「古代英雄的石像」文章,記得署名作者是葉紹鈞,左派學校使用香港中華書局和商務印書館的「初中語文」課本,我手中的「初中語文」第二冊就選用了「春聯兒」、「稻草人」等篇,作者署名葉聖陶。

當年我們自課本裡讀到葉聖陶的「稻草人」和「古代英雄的石像」童話創作,從他和夏丏尊、朱自清編寫的中國語文教育課外讀物裡學習增進讀寫能力。卻未注意到葉聖陶與友人合著的作品遭受「故隱其名」的待遇。

早年在仰光華僑書店購買50年代末、60年代初期香港出版的葉聖陶的著作,有的署名葉紹钓,與人合作的著作就見不著他的名字了。1930年葉聖陶與夏丐尊合著的「文心」,我在台灣買到的版本,作者就只列出夏丐尊一人。這兩天重新翻閱香港出版葉先生與人合著的「文章講話」,只署名夏丐尊等著,「國文教學」一書則署名朱自清著,「古代英雄的石像」署名葉紹鈞著。

目前我珍藏自仰光帶回來葉聖陶的著作有:

古代英雄的石像:香港今代圖書公司1959年11月版,133頁,定價港幣一元二角,收輯「古代英雄的石像」、「書的夜話」、「皇帝的新衣」、「含羞草」、「毛賊」、「蠶兒和螞蟻」、「絕了種的人」、「熊夫人幼稚園」和「慈兒」九篇,作者署名是葉紹鈞。這本書裡的「書的夜話」,透過陳列在書店書架新舊書籍的對話,道出書主人對書感情的虛實,是名符其實的「書話」….。.

國文教學:香港太平書局1963年4月版,125頁,定價港幣一元五角,收輯「部頒大學中國語文學系科目表商確」、「論教本與寫作」、「中學生的國文程度」等14篇,署名「朱自清著」,但序言是葉聖陶、朱自清合寫的(三十三年十月),開頭第一句就提到:『我們將近些年來寫的關於國文教學的論文和隨筆編成這部書,就題為「國文教學」…..』。另附有葉聖陶1950年4月寫的序,也提到:「國文教學原是一本小冊子,收集佩弦跟我的單篇文章,有關國文教學的。編成兩部分,一部分他的,一部分我的…..」

葉聖陶和朱自清合著的「國文教學」,後來因為編選朱自清全集,就把朱自清所寫的部分抽出來,又補入另外六篇文章,仍舊叫做「國文教學」,作者就只有朱自清一人。

文章講話:夏丐尊和葉聖陶合著,我的舊書版本是香港藝美圖書公司1959年7月再版版本,104頁,定價港幣一元一角,作者只列出「夏丐尊等著」,收輯有「句讀和段落」、「所謂文氣」等九篇章,少了一篇「感慨及其發抒的法式」;我另購有台灣書田出社2004年2月再版版本,就有十篇。書名改為「夏丐尊文學講堂」,作者列夏丐尊和葉紹鈞兩人。有國家文藝獎得主鄭明娳博士導讀。

文心:是夏丐尊和葉聖陶於1930年代合著,問世已有七十餘年。兩位作者以多年教中學國文的經驗,藉由學校師生的對話,深入淺出的以故事體裁寫出中國語文的讀法和寫法。香港和台灣出版社都曾翻印發行,台灣更有多家出版一再印行,台灣版的「文心」,作者只列出夏丐尊一人。

葉聖陶被稱為是傑出的教育家,在20世紀30年代他曾和夏丐尊合編了一套具特色的語文教科書「國文八百課」,這套教科書白話文比文言文多,選入了當代作品「背影」、「最後一課」、「孔乙己」、「風箏」等,年少在仰光,因為這些作品,開始崇拜許多作家…….。.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