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記:老歌本

再度來到宜蘭河畔機堡章老住處,已是章老病逝兩個月以後的週末,也是我藏書有收穫的一個夜晚。

那天傍晚,機堡新主人阿義帶來兩瓶「劍南春」,我帶了幾碟小菜,常在機堡進出的阿山和阿寶也來了,章老的收錄音機仍擺在老位置,我錄製給他的幾卷老歌錄音帶也堆放在錄音機旁,我挑了一卷林黛的歌,還好帶子沒有發霉,夜晚的機堡雖然少了章老,仍是有歌有酒……

章老是在今年六月六日病逝的,六月六日斷腸時,不容易忘記。六月二十四日在員山榮民醫院舉行簡單告別式,遺體火化後阿義夫婦陪同章老的養子章傳才帶骨灰回大陸安徽故鄉安葬。阿義回台灣後邀我們到機堡酒敘,我們聽着老歌,喝着老酒,夜裡機堡外頭的野狗吠聲不停,老舊的門窗風吹格格作響。阿寶說,可能章老聞到酒香聽到老歌,回來探望啦….

那天,在章老告別式場,來自中壢,與章老有數十年交情的張先生,特別從中壢帶着曼陀鈴趕來為他彈唱最後一曲。張先生眼眶泛紅,告訴我們章老巧手曾自製完成三把曼陀鈴,他和另一位好友各獲贈一把。他說,老章不僅有好手藝,也喜歡吟唱。

其實,和章老交往的歲月裡,我很少聽到章老開口唱歌,掛在機堡內的一把曼陀鈴,也僅聽過他彈了兩次。他愛聽老歌,大家都同好,也就常聚在一起。因為我有一部遠景出版社出版的「上海老歌名典」,只要章老想要那一首老歌的歌詞歌譜,我都影印給他。有幾次,我好想把這部424頁、定價1200元的「上海老歌名典」送給章老,卻也常找理由說服自己把這部歌書留在自己身旁….

章老病逝後,那晚在他常坐的沙發椅旁茶几上,我找到一本「世界名歌精華」新編第一集,是四海出版社於民國四十八年十一月出版的,至今己有四十八年的時間了。它是一本中外文對照,有五線譜、簡譜的歌冊,收錄有聖母頌、小夜曲、肯達基老家鄉、老黑爵、茶花女等各國民謠、名歌以及歌劇選曲,編者相當用心。擁有這本歌冊的人,應該具有相當的音樂素養,莫非章老深藏不露?

「世界名歌精華」新編第一集編者陳振煌、廖乾亮在「編者的話」裡,讓我瞭解到民國四十五年就已有「世界名歌精華」舊版了。當年是「自由中國行銷最多的音樂叢書之一」,但舊版被讀者指為太過草率,又因盗版太多,面目全非,因此重新發行「世界名歌精華」新編第一集,比舊版增加了將近一百頁的篇幅,內容偏重民歌及藝術歌曲,全部歌曲均有中外文對照及附有鋼琴伴奏。

這本「世界名歌精華」,我在徵得機堡新主人阿義同意後,已成為我的珍藏品 了。章老,敬您一杯,感謝您留下這本歌書給我。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楊基山
  • 記得是颱風夜看到您的大作,但電腦竟然「不聽話」了,只好到今天才回應,其實<br />
    那夜我很想說,章先生從此不用再擔心颱風來襲時,要躲上天花板上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