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友劍橋君自緬甸一位老華僑手中,取得幾份50年前在仰光出版的華文報紙。經過風雨歲月腐蝕,報紙紙張都已發黃了,拿在手中很怕脆成紙屑,得小心翼翼觸摸。

劍橋君取得的,都是在緬甸中文報業全盛時期發行的報刊,計有「自由日報」、「人民報」、「中國日報」、「中華商報」、「新仰光報」、「時代報」和「生活週報」七種。記憶裡,尚缺少「中國論壇報」、「伊江週報」、「南國畫報」。這幾份報刊,我童年時在仰光街頭常見到。

緬甸中文報業的發展,可分為戰前與戰後兩個時期,自上世紀初至日本進侵緬甸、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緬甸華僑辦報不落人後,從大力鼓吹推翻滿清政府到同仇敵愾抗日,就有仰光新報、覺民日報、光華日報、進化日報、興商日報、仰光日報、僑商報、仁聲日報、新芽小日報、緬甸晨報、緬甸新報、如聲日報先後創刊,其中「緬甸晨報」是虎標「萬金油」創辦人胡文虎創辦,後來改名「緬甸新報」,三十年代作家艾蕪曾主編一段時期,艾蕪還曾創辦「新芽小日報」,熱心推展緬甸華僑文藝活動。(我曾寫有「艾蕪在仰光」,請參閱http://www.wretch.cc/blog/ldj6/20566945)

戰爭結束後,許多華僑復員回來緬甸,繼續創辦中文報刊。1950年至1965年間是緬甸中文報業全盛時期,也是「左」「右」「親共」「反共」立場分明的年代,據說仰光的「人民報」報頭字是毛澤東的筆跡,「自由日報」報名則是蔣中正親筆書寫,兩邊常有筆戰。因為年少每日翻閱接觸,留下的印象深刻。而自己當年不知天高地厚,還曾將習作投稿右派的「自由日報」和左派的「人民報」!

緬甸仰光的中文報業在1965年年底被迫全部終止營運。1965年九月,仰光右派的「自由日報」和「中國論壇報」遭軍政府吊銷出版執照停刊。十二月底,左派的「人民報」、「中國日報」、「中華商報」、「新仰光報」也同樣被軍政府吊照停刊,中立的「時代報」則是在1961年間自行停刊。直至1998年11月「緬甸華報」創刊前,有三十餘年的時間,緬甸沒有中文報紙發行。

1965年之前發行的緬甸華文報刊,我相信除了大陸有關單位有收藏,民間或許會有有心人士珍藏一些,但保存不當,蟲食蟻啃,極可能多散失毀損了。1965年我離開緬甸時,曾帶了兩份報紙作紀念,但隨着就學、入伍、就業、遷徙的生活異動,許多物品早已散失不見蹤影了。

這幾年,我有心搜集昔日閱讀過的報刊,不得其門,幾乎毫無進展,幸運得到劍橋君的協助,讓我有機會再見到絕版的舊報…..。

這幾份「絕版」的舊報中,我最難忘的是60年代初才創辦的「時代報」,報社員工中有一位蘇先生是我家鄰居,我曾將他的遭遇寫一篇短文(「時代報」被「下降頭」的蘇先生)貼上網(http://www.wretch.cc/blog/ldj6/10229603)。

「時代報」初時標榜中立,我的高中老師簡會元先生曾在一篇論述緬甸華僑報業的文章中提到:「時代報主持編務者,皆為反共健將,均能以客觀立場,據事實抨擊暴政,惜主辦者立場不堅定,不久則為共幫收買而停刊。」(《緬甸與華僑p69》)。

而早年曾在緬甸從事新聞工作的劉沃周先生在「緬華報業百年滄桑」一文中則稱:『六十年代初,一撮標榜「中立」立場的第三勢力人士不甘寂寞,也創辦一份「時代報」(一九六零年一月一日),不足一年即壽終正寢』」(《緬華社會研究第三輯p87》)。在海外,要講「中立」也不容易,「時代報」推出「祖國版」,就擔憂「左右不是」!

劍橋君取得的「時代報」是一九六一年一月一日出刊,算來「時代報」應該不是發行「不足一年」。當天是元旦假期,僑報循例休假,在第一版就有「休假啟事」,台灣報業除了春節減張停止送報,是每天出報,除了「停刊啟事」,是沒有「休假啟事」…..。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緬甸的時代報與宜蘭在地報的命運,有頗多相似之處。不過,在地報還有<br />
    「起死回生」的機會,時代報恐怕是難天了。<br />
    <br />
    楊基山
  • 緬甸的時代報與宜蘭在地報的命運,有頗多相似之處。不過,在地報還有<br />
    「起死回生」的機會,時代報恐怕是難回天了。<br />
    <br />
    楊基山
    [版主回覆 03/27/2010 11:03:07]期待宜蘭在地報「起死回生」
  • 小金
  • [中華商報]立場偏左,但是連載金庸的武俠小說,銷量居首.射鵰,神鵰,倚天,天龍...等,該報<br />
    都曾連載,記得從十三,四歲起就是從這份報紙接觸金庸的作品,不過都是去家境富裕的同學家借看.<br />
    儘管當時反共立場堅定,極右派的我,為了金庸不得不妥協,碰這份左派報紙,但是要求自己除了小說,<br />
    目不斜視.<br />
    說到看小說,家境不容許購閒書,十歲時弄到手的第一部小說,乃是五桂堂出的[水滸傳],殘頁不<br />
    少.由於早幾年前,聽父執輩講過武松打虎,便囫圇吞棗K了.當時一些當代的華文書刊,多從香港進口,<br />
    售價昂貴,擺在書店的架上,我輩只能仰望,無從染指.倒是演義小說容易借閱,因為書主不甚珍惜這些<br />
    缺頁少封面的舊書,就這樣讀了許多章回小說.由此打下的中文基礎,對日後從事電影翻譯大有助益.<br />
    那時的你已經有能力收集報刊,典藏書籍,真教人羨煞!
    [版主回覆 09/05/2011 11:27:28]那時我在書店工讀<br />
    以工資收集書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