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光帶回來的書(十三)

長腿爸爸

我的藏書中有一本翻譯作品,是上海北新書局1933年九月付版,十月初版發行的「長腿爸爸」,譯者曹漱逸,全書252頁,實價五角。這本書原著自1912年在美國出版至今已經有九十六年,中文譯著出版也有七十五年了。

「長腿爸爸」作者琴.韋伯斯特(1876~1916),出生於美國紐約,是馬克.吐溫的侄女。此書英文名Daddy Long.Legs,1933年曹漱逸的中文譯著上市時,譯名「長腿爸爸」,台灣則先後有寂天、高富、希代及印刻等出版社譯為「長腿叔叔」出版,有不少讀者是從日本漫畫書認識了書中的孤女與「長腿叔叔」。

我手中這本上海北新書局1933年出版的「長腿爸爸」,是我自緬甸仰光街頭的一位攤販手中購得,他的攤位主要是售賣一些破舊的家用五金,夾雜三、五本舊華文書刊,也只有這本「長腿爸爸」值得買。這本原是緬甸一個叫「勃生」小城裡的華僑中學圖書室所購置的書,不知如何會流落至攤販手中,又讓我遇上,前幾年從仰光帶回來台灣。

「長腿爸爸」敘述一位在孤兒院成長的女孩「赭荻」(台灣譯「茱蒂」),被孤兒院的一位董事相中,認為她有寫作天才,決定培養成為作家,每月付給津貼助她上大學,條件是「要把學業的進步和日生活的狀況詳細寫信告訴他」,她不能知道他的真實身分,他不會回信。「赭荻」接受了,因為院長告訴她這項決定那天,她看到這位最後離開孤兒院的董事背影,留下「高」、「長手長腳」的印象,因此就稱他「長腿爸爸」,先後寫了七十六封信敘述當時美國大學校園以及和室友課外生活的點滴,她純真善良、充滿愛心,更堅強自愛。她以優異的成續取得「一個兩年獎學金額」,不願「長腿爸爸」替他付出所有的學費,婉拒他送她到歐洲,以「自給」為光榮。在第五十七封信中她就寫道:

權貴富豪子女「自出襁褓就佔有許多東西,享受快樂是當然的事。她們想世界上一切她們所要的東西都屬於她們,或者世界如此──彷彿世界承認了這種債務,應當要償付的。但是對於我,世界不欠我一點,顯然的告訴我自初生便已如此,我沒有權利去賖欠,因為世界會顧慮到我有不能償還的時候」。(p205)

這位贊助她讀大學的「長腿爸爸」,在書中以「周微.潘列登.瑟列亞」之名出場。「周微」是她大學室友「瑟利亞」的叔父,他到學校找「瑟利亞」,因為室友都在上課,「周微」請她帶他參觀校園,之後兩人交往「相處得很愉快」,「高而略廋」的「周微」讓她感覺似「長腿爸爸」,直到她最後前往探望生病的「長腿爸爸」時,才知道「周微」原來就是助她上大學的「長腿爸爸」,第七十六封信成為她「自寫信以來的第一封情書」……….

七十五年前北新書局出版「長腿爸爸」時,沒有作者、譯者介紹,也沒有人為這本書寫序。翻譯這本書的曹漱逸,很遺憾找不到他生平資料,僅搜尋獲知擅寫遊記的易君左在1933年,曾與曹漱逸、薛翹東、相菊潭等一行5人遊覽揚州,事後,寫了《夕陽紅映綠楊村》一文,記述當時遊覽揚州下榻綠楊旅社的情形。文學翻譯家李劼人在給學者舒新城的一封信中,也提到「曹漱逸兄時東下,弟之近況,晤曹兄時,可得其略……」。又編著「中國文學發展史」的劉大杰標點《袁中郎全集》時,也「…..感謝曹漱逸、胡雲翼兩位先生,他們也給了我一些有益的幫助」….。這三位所寫的曹漱逸,不會是同名同姓吧。

北新書局是中國第一家專門出版文學書籍的。魯迅的書,大多由北新書局出版,老闆李小峰是和魯迅交往最密切的出版商。魯迅雖信任並扶植北新書局,但最後雙方的版稅之爭,鬧得滿城風雨。

關於北新書局,我的書堆裡有三本書曾提到,一本是「魯迅與文網(散木著)」有一章「魯迅與北新書局」(p175~196),從北新書局的崛起談到沒落,一本是張澤賢著的「書之五葉-民國版本知見錄」181~182頁有「北新書局」介紹,而北京出版社出版的「曹聚仁書話」195~197頁,也寫到北新書局。

北新書局是於1925年在北京創辦,但很快遷到上海。曹聚仁提到,當年和「開明」、「生活」書店並稱為上海四馬路上的「新書店」,所謂「新 」,是對「商務」、「中華」兩家老大哥的「舊」書店說的。張澤賢則寫道,北京時期「北新書局」出版的書刊現在已很少見到,能看到的大多是在1933年左右出版的。「北新」的書在封底會印上出版標記,上面寫有「北新」兩字,書的四周是四射的光芒,這光芒的形狀並非直線,而是一種閃電狀,它的喻意十分明確,讀者一看便能領略其意。

我手中的「長腿爸爸」正是1933年出版,發行人李志雲是李小峰的哥哥。這兩天我在大陸舊書網站上看到有人拍賣北新版「長腿爸爸」,叫價人民幣500元!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ihwa
  • 這書看起來著實有趣的緊啊!
  • ldj6
  • 這書的「插畫」和放大的字體真是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