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有幾本剪貼簿,是往年自己書寫宜蘭「歷史上的今天」的剪報,資料是從舊報紙揀選,我常找出來翻閱瀏覽,與歷史的臉對望。

自上世紀80年代至新世紀初,我就嚐試「用報紙寫歷史」。曾在宜蘭「中華新聞」、「宜蘭時報」、「宜蘭在地報」三家地方報,以「蘭陽春秋」、「蘭陽紀事」專欄,整理地方舊事記述宜蘭「歷史上的今天」。這項寫作計畫,除了「中華新聞」時期是自己停筆,其餘兩家的「蘭陽紀事」都因報紙匆匆停刊未能接續。我沒有想到,將斷斷續續的書寫剪貼成冊,竟也有好幾本。

曾看過國立台灣師大教授陳文政為一本書寫導讀,標題是「新聞是歷史的日記」,我早年的課堂筆記,也記着一句話:「今天的新聞,將是明天的歷史;今天的歷史,正是昨天的新聞」。筆記也抄錄有這句:「新聞是從日常生活中篩濾出來的重大事件,而歷史是從新聞中再度揀選出來的更重大事件」。似乎早年就在課堂上打定主意了,要「用報紙寫歷史」,進入報社工作後就留連在「舊報紙堆」裡,不停凝思「歷史上的今天」。

新聞和歷史的關係是密切的。兩者同樣是用文字記載人世的活動,都要求真實、精確。因為從事新聞工作,喜愛閱讀「歷史上的今天」這類記述,三十年前來到宜蘭工作並定居後,決定進行「從新聞中揀選事件」回顧「宜蘭歷史上的今天」的寫作計畫,平日即藉工作機會蒐集資料,觀察記錄週遭事物變化,尋求實現計畫的機會。

二十幾年前,應邀到宜蘭「中華新聞」社「兼」編務工作,1984年2月9日開始,我匆匆推出「蘭陽春秋」專欄,每日記述往年同日在宜蘭地區發生的重要事件,持續至同年8月30日,因故停筆。十年前的1998年暑假,我又應聘到「宜蘭時報」工作,這年8月5日起改以「蘭陽紀事」之名,繼續書寫「宜蘭歷史上的今天」。沒有想到同年12月下旬,「宜蘭時報」突然停刊,寫了四個多月的「蘭陽紀事」被迫終止。

進入新世紀,我又有機會在「宜蘭在地報」繼續撰寫了。「宜蘭在地報」從「三日刊」、「週刊」到「日報」及「網站」,我花了不少心血書寫「蘭陽紀事」,最後還是因為報社無力經營關閉又停了。

我不是讀歷史科系的。開始在「中華新聞」寫「蘭陽春秋」時,我在宜蘭已做了十年的記者。對於「宜蘭歷史上的今天」的大事揀選,我以我的採訪資料和新聞剪貼為主,以編寫大事記的「方法」來記述,不在乎大事記的體例,只想所記述的都「事具始末,脈絡清楚」,但想到無法做到。當年寫「蘭陽春秋」,是在白天原服務單位的工作結束後,才匆忙翻找舊新聞資料選取兩三件事呈現,在時間壓力下,也就常以一些例行事件充數,並以「史料所限,難臻完善」的理由寬恕自己的懶惰。

我沒有寫「大事記」的經驗,但早年寫新聞的5W1H要素也是大事記應具備的,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原因、經過、結果不能缺漏。而最早寫「蘭陽春秋」時,也只敢選取去年或兩三年前的事件,因為現場採訪記憶猶新,資料尚未遺失,自己也相信記述會是「真實、精確」的。

直到在「宜蘭時報」和「宜蘭在地報」寫「蘭陽紀事」,我才改以單一事件記事,順序記述事件發生、發展和終結,這種寫法,可讓我吃盡苦頭……。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ula
  • 版大<br />
    最近有個新刊物叫&lt;&lt;蘭陽視野&gt;&gt; <br />
    今天收到第二期<br />
    <br />
    <br />
    下面是網站<br />
    http://www.2009spring.org.tw/
    [版主回覆 08/21/2009 21:45:46]離開職場後 <br />
    如今可是耳目不靈<br />
    &lt;&lt;蘭陽視野&gt;&gt;還沒見過呢<br />
    那網站卻是{蘭語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