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蘭陽之七 陪伴成長的蘭陽青年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蘭陽青年」雜誌出版發行百期專集,救國團主任李鍾桂題字「開創蘭陽文藝風氣、培養青年寫作人才」道賀,賀詞道出「蘭陽青年」創辦理想。宜蘭縣設縣五十七年來,出刊期數超過百期,現今仍繼續發行的期刊,就只有「蘭陽青年」。

如果「蘭陽青年」持續發行,再過兩年,至2009年3月,就可以熱烈舉辦創刊30年慶祝活動了。屆時它將為宜蘭地區報紙期刊的發行締造紀錄。

「蘭陽青年」是在民國六十八(1979)年三月二十九日青年節創刊,是一份「集知識性、新聞性、生活性、文藝性及鄉土性等多功能的綜合性刊物」,發行對象遍及宜蘭地區中等學校學生。不過,在創刊號中「沒有發刊詞」,只有「編後語」說明「『蘭陽青年』是在『中國青年寫作協會宜蘭縣分會』成立的第四個月,「經過會員們的積極籌劃之後」誕生,並告知「預定每學期出三期」。

「蘭陽青年」創刊時,由救國團宜蘭縣團委會學工組長楊坤堂擔任總編輯,執行編輯由參與編務工作的學校老師輪值。創刊號是由宜蘭高中教師胡德生,蘭陽女中教師于懷錦主編。創刊號刊登有「中國青年應有的認識」、「『南海血書』讀後感」、「簡介『天地一沙鷗』」、『汪洋中的一條船』給與我的啟示」以及『看「寒流」--論當代青年應有的正確目標』等文章,當時「向上提昇」的社會情境,走過那段歲月的青少年,應有深刻印象,對「天地一沙鷗」等書和電視連續劇「寒流」,相信不會陌生。

「蘭陽青年」創刊後,吸引不少熱愛文學、「對編輯有興趣」的教師加入。最近出版的「兒童文學」雜誌,刊登蘇麗春執筆的李潼(已病逝)訪問稿,李潼就提起他與楊仲楷、簡良助、曾喜城曾在廿餘年前打電話到救國團宜蘭縣團委會,主動表示要參加「蘭陽青年」的編輯工作。在「蘭陽青年」百期專集中,李潼寫下編輯感言,有一段就寫道:

…有人這樣問我:「你們是透過什麼管道,加入『蘭青』編輯群?」當我據實以告;只是一通電話,這人竟然掉頭就走!以為我哄騙了他,他抵死也不相信,「蘭青」編輯室的大門是這般開敞法,只要誰樂意,誰有熱誠,隨時都可以來參加的。

由於「蘭陽青年」敞開大門,幾位熱中蒐集鄉土史料與愛好文藝的學校教師當時紛紛投入擔任「領航員」,一篇篇介紹蘭陽地區先賢和史蹟的文章透過「蘭陽風物」專欄,為保護「地方史蹟文物」吹奏心曲,國華國中更彙編成「鄉土教材」施教。曾在「蘭陽風物」專欄執筆的邱阿塗、李潼、陳進傳、徐惠隆、吳永華、陳健銘等人,除陳健銘、李潼病逝,其餘多人今天在地方藝文界各擁有一片天。

「蘭陽青年」另闢有「雨鄉清音」、「古調今聲」「詩韻琤琮」以及「學府風光」、「漫畫」等專欄刊登詩歌、散文、小說等學生投稿作品,而有些專欄的作者是「老面孔」,廿五年來,「蘭青」為宜蘭培育了無數寫作人才,雕琢出幾位全國性的文藝新銳作家。在百期專集中,有不少學生發表感言稱「蘭陽青年」:

是「未來名作家的出生地」,

是「一條綿延不斷的道路,路上有著無數蘭陽孩子們成長的足跡」,

是「一本日記,為我們年輕的歲月,記下了年輕的日記」…

而曾參與編務的編輯群更以「蘭青伴我成長」、「藝文界朋友的大搖籃」、「與青少年親近的刊物」、「撤下一百回的文藝種籽」等為題撰文讚頌「蘭陽青年」。

「蘭陽青年」發行至今廿七年來,已出刊一百八十期。「老編輯」胡德生曾回憶創刊當時「左支古絀、顧此失彼」的趣事。由於「倉促之間不及考慮」,「蘭陽青年」居然在創刊號之後,即便發行了第一期(應該稱第二期 ),這個「錯誤的第一步」就一直延續了…..。因此,要統計「蘭陽青年」發行期數,應該「加一期」才正確。

多年來,「蘭陽青年」深入宜蘭地區每一個家庭,雖然有人不滿「強迫學生訂閱」,救國團在民國八十五年底曾辦理「全國青年期刊問卷調查」,「蘭陽青年」獲得宜蘭縣百分之九十的學生喜愛,更於民國九十一年荣榮獲全國優良期刊甲等獎,九十二年獲選為全國優良期刊優等。

「蘭陽青年」在2004年3月創刊25週年時改版,自162期起內容由文藝性轉趨多樣多元發展,並強調「編輯技巧也更活潑、有趣」。目前它是宜蘭縣內青少年學生唯一跨際自由投稿創作的園地,仍維持每上、下學期各發行三期,訂費三本八十元,由學生自由訂閱。一學年六期配合元旦、教師節、青年節、母親節及畢業季節、救國團團慶出刊,編輯群非常希望年輕學子能到「蘭青」織夢,織一個絢麗美好的夢。(原刊2003年1月2日宜蘭在地報,2007年4月23日修改,另新增附錄)

附錄:蘭陽青年刊創刊號刊登有一篇短文「春晨」,是當年就讀礁溪國中的張德明寫的;喜愛寫作的他曾參加地方雜誌期刊和文建會發行的文化月刊編輯工作,在十幾年前不幸早逝。

附錄此文悼念他。

春晨 作者張德明

天還沒有完全睜開它朦朧的睡眼,我們住的小街此刻仍然像一條冬眠的小蛇,在靜靜地躺著。

我輕輕地打開門窗,跟著一股春之氣息擠進我的鼻子裡;還有那帶有一點暖意的和風也撲上我的面孔。

我踟躕一會,終於走進霚裡,走出這條小街,走向原野。

白色的晨霚,真像一領尼龍的紗帳啊!它罩著寧靜的小村莊,也罩著酣睡的原野。

小路邊有好些小草在向我領首。我撥弄了一會兒,但却沒有把它拔起來,因為它們也是有生命的啊!

有一個牧童牽著一條可愛的小牛,從對邊的小街走了出來。他快樂的吹著口哨。我不知道他吹的是什麼曲子,但很悅耳。

停一會,又有好幾個農夫也從村子裡出來工作。遠天也越來越亮,暖陽的升起,使大地再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我緩緩的移動著腳步,戀戀不欲歸去。

後記:

因為有蒐集雜誌創刊號的嗜好,手中也就有了一本「蘭陽青年」創刊號。四年前找出來翻閱後隨手放置角落書堆裡,這兩天要用到它,翻箱倒篋,好不容易才又把它找出來。

看到張德明在「蘭陽青年」創刊號裡的短文,突然憶起早年也曾在中華日報看過他的一篇文章,內容提及他歷年來發表的文稿統計數,當時似乎有剪報,只是剪報也不知丟那兒了。

再提醒自己一次吧,物品要放定位,我想要的,希望不要一再躲著我。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何建緯
  • 拜託你1件事,就是如果有人101-195期,有人看完不要看了要回收的,麻煩請跟我連絡一下,mail同上,手機,0919411878,謝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