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同學康老大病逝。前些日子,才聽說他癌症化療,沒想到病逝的訊息很快跟着來。

這些年來,到醫院治病,到殯儀館弔喪,常會與老友舊識相遇,也會相互叮嚀保重。老友不是臥病,就是「走了」,生命時程已有了算題,揮別人世的日子不再遠不可及。如今康老大的算題答案揭曉了,他落腳人世69年。

那天,收到朋友寄來一封「預算自己還有多少年生命」的「科學測試」信函,只要填寫二十四道選題,就算出還有多少年的生命。我獲得的答案是「2016年8月24日死亡,還有7年7個月又6天時間…」,但改變選題答案,我的生命終局時間延至2020年4月17日….,我不知道康老大是否也曾填寫選題,預算出生命終局時間?

喜歡釣魚、足球等運動的康老大,應該可以在人世逗留更長時間的。但世間種種苦痛,以病痛為最,癌症病痛更痛苦不堪,康老大或許對預算生命終局時程不在乎了,能早日解脫,也是利己利人。他長期往返醫院進行化療,過程非常痛苦,毫無胃口,太太阿美貼出退休俸給他作生機飲食,立意雖好,他卻有「嘴淡」之嘆。直到末期看痊癒無望,才讓他想吃什麼就吃什麼。現在他到另一個世界,可享受放逐的自樂……..。

與康老大結伴三十餘年的阿美,也是同班同學。她說,康老大走得安詳平靜。在他離世之夜,阿美曾做夢,夢裡恍惚看見一位出家人的身影。早上醒來,一位來自台東寺廟的出家人不請自來,和夢中的出家人身影相似。阿美說,出家人在康老大靈前讓他皈依……。

康老大是在服完兵役與短暫的職場經歷後,重考考上政大與同學結緣,年歲與人生經驗讓同班同學尊稱他老大。當年我與他和阿美、阿賴、老翁、小邱六人以兄妹相稱,我們曾在木柵的湯恩伯墓園把酒歡敘,也曾於半夜在花東海岸沙灘話舊…..,如今木柵已變了模樣,花東海岸濤聲依舊,康老大和阿美一直居留花蓮,老翁成為傳播學者,阿賴在苗栗怡然自得,小邱失聯,兩年前阿美曾邀請留在台灣的同學能到花蓮敘舊,大家一直抽不出時間。我在宜蘭,距離近的反而懶了,以為隨時可以晤面,不急於一時。待聽到他癌症化療,卻因為我左腿摔倒骨折、右腿關節炎等病症行動不便,錯過了見面機會。

在我的資料夾裡,收藏有一張民國六十一年康老大服務單位對那年蘇花公路發生翻車慘禍,康老大全家總動員,自己急駛機車直奔現場,往返八十六公里的採訪精神特別表揚的剪貼,文章提到康老大兄弟倆都喜歡用蝸牛肉下酒,一瓶紅露,一盤蝸牛肉,叫一聲「哥倆好」,一大杯就下肚了…..。

記得大學時期,康老大是不用功的,老了卻一心向學,他服務單位的同事范振和君有一篇報導寫道:「聯合報退休後,進入國立東華大學攻讀自然資源管理研究所,取得碩士學位,他也進修東華大學生命科學暨生物科技研究所舉辦的生物技術人才培育課程。儘管年紀大了,進取心強,是年輕後輩景仰的對象」….。

歲月消耗,如今對年長的親友或舊識離開人世,傷逝的淚水已不會輕易流出來了,康老大病逝的消息傳來,以為乾涸的淚水卻悄悄滴落…..。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k2
  • ldj6兄:<br />
    少年子弟江湖老<br />
    請多保重
    [版主回覆 03/01/2009 11:34:52]謝謝<br />
    您也保重
  • 小端上午來過電話,提起他得知康老大已走的消息後,翻閱舊時日記,發現大四上經<br />
    濟學課時,有次老師潘志奇上完第一堂後次堂課請假,於是康老大登高一呼,不少同<br />
    學結伴到東南亞看西部片「錦繡大地」,而這部片子康老大居然看了N次。我在想,<br />
    年輕時的康老大是嚮往片中的英雄好漢還是美國西部壯闊的風光呢?證諸他以後的經<br />
    歷,也許兩者都有吧。<br />
    <br />
    <br />
    <br />
    <br />
    呂夫子
    [版主回覆 03/01/2009 11:41:25]今天收到小端來信,內容摘要如下:{小端應該會同意我公開吧}<br />
    也許是心電感應,我在康老大走前一天發了一電子信給他,但不知他是否來得及看到,總之是大學時代的一些記了他的<br />
    <br />
    回憶,也就傳來供閣下一起回味吧。<br />
    <br />
    原信如下:<br />
    <br />
    <br />
    康老師、淑美:<br />
    <br />
    紐約這個冬季酷寒,好多休假的日子都只想窩在家裡,於是有時間翻出大學時代的日記,重溫舊夢,發現許多已經忘記的趣事,現在抄下來跟你們分享。<br />
    <br />
    民國五十七年二月二日星期五(雨)(農曆正月初四)<br />
    <br />
    年假結束,第一天上課,學校冷冷清清,上課的人不多,社會學上完,採訪寫作我們這組只有八個人,給老師拜個年,課免上啦!<br />
    <br />
    下午,康武吉、潘兆康、梁均、鄧昌智、呂理甡、陳錫安「六壯士」來訪,預備吃遍「永和幫」。我是「首當其衝」,大家一起吃午飯、喝酒,熱鬧一番。隨後是張偉驪家,又加上了韓應寧和馮月嫦,最後在梁嘉木家吃晚飯時,達到十二人之多。 <br />
    <br />
    民國五十七年五月廿二日星期三(陰雨)<br />
    <br />
    下午經濟學老師只上一節課,空下兩堂課。有些同學看電影去,康武吉打破了我的紀錄,他今天「錦繡大地」看第五次,比我多一次。謝淑美、吳怡青、石純純也去了,可見好片子大家都欣賞。<br />
    <br />
    其他已經封塵的往事包括民國五十六年一月十六日,本人有幸跟謝淑美、翁秀琪、顏嘉琪、陳永明四位女生同組,參加新聞系與企管系的辯論比賽,而且以十七分險勝對方,我們的題目更有意思,是「婚姻應採父母之命」。哈!哈!
  • tzongchuhu
  • 德基:<br />
    我和幼蘅二日去花蓮祭悼老康,並代旅美同學致送奠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