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來到廖胖的靈堂前,我看到了一碗東坡肉、一瓶高梁酒。子衡說,是他帶給廖胖的,廖胖生前喜歡食肉,喜歡喝酒。

望着遺照,我告訴廖胖,您已經聞不到、看不到、吃不到美食了。

我常在小吃攤和朋友家中遇到廖胖,兩人酒杯相碰就乾了。他大口吃肉,張口乾杯,我們常以一句話「共勉」:活在當下,人死了,美食美酒擺在前面,有得食嗎?但也曾勸戒自己,這種喝法,是高速駛上往生的道路。

果然,去年聖誕節廖胖病倒住進醫院。2008年元旦過後,他的兄弟潘岳看着廖胖對病房週遭的動靜開始有明顯回應,不由心中嘀咕,莫非迴光返照?元月四日,廖胖以急性肺積水及腎衰竭、引發多重性的器官衰竭往生。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我與廖胖是同業,雖然服務單位不同,工作區域也有差異,但在大餐或小酌的場合裡容易碰面,大家喝酒乾脆,也就熟識了。我血壓、血糖、膽固醇都有一點高,偶而也會來個胸悶嚇自己,廖胖却說他的毛病更多,痛風,肺和肝、腎臟都有問題….

我在酒桌上看廖胖大口乾杯,我知道,他有時候是藉酒來忘卻病痛和苦惱的。他早年的同事雅欣悼文寫道「…長年在外,喝酒應酬難免,他也知道『喝酒傷身』,但每回和友人相聚,為了帶動氣氛,從不婉拒別人勸酒,常大口乾杯。」廖胖告訴雅欣:「因為有這群兄弟,我從不寂寞」。在廖家發出的訃聞裡,就有「宜蘭豪情兄弟會」、「宜蘭歡喜逗陣會」協助治喪,他們是廖胖生前結交的朋友啊….

曾聽過廖胖說過一段趣事。有一年冬夜下班後,他在基隆的朋友來電話邀他到基隆,他二話不說,從宜蘭搭火車到八堵,轉車到基隆,再乘計程車到朋友住處時,已近午夜時分,喝完兩杯後,準備摸八圈,沒有想到東風圈才剛開胡,有了爭執,牌搭子散了,廖胖立即搭凌晨第一班車返回宜蘭……

認識廖胖的人多會佩服他的樂觀精神,病魔纏身,與其痛苦過日子,不如笑着迎來明天。許多事,要等死亡來提醒才驚覺,也許,喝酒節制一點,遵從營養學家的吩咐,計量飲食,隨着醫學的日新月異,廖胖不會就這樣快走了,但要那樣聽話,廖胖就不是廖胖了….

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無法摔開死亡相隨。我和廖胖各自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沒有自己的對,也沒有自己的錯。廖胖走了,我突然高興他遠離了苦惱悲慘,五十八歲,我記住的會是他壯年的模樣,他永遠不會蒼老....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k2
  • 請節哀
  • 雅欣
  • 吳老告訴我,這裡也有一篇悼記胖哥的文章<br />
    我是含著眼淚看完的<br />
    說真的<br />
    您說的對<br />
    「如果廖胖那麼聽話,廖胖就不是廖胖了!」<br />
    您也要好好保重身體<br />
    希望儘快再吃到您做的緬甸菜!<br />
    <br />
  • ldj6
  • 因為腿傷行動不便,22日廖胖的告別式我將缺席<br />
    人間道難行<br />
    黃泉路好走<br />
    再說一句 廖胖 好走<br />
    雅欣 別再難過<br />
    緬甸菜 日後會有機會吃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