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記:夢回伊江

一早翻閱聯合副刊,看到陳克華的「佛途旅次-我的緬甸佛國因緣」,夜裡夢回伊江的情境突然又清晰了。

今早原來還在懊惱未能留住昨夜的夢境,讀了陳克華的圖文,夢又入夢了。

自2007年3月29日至4月30止,陳克華將在永和市保生路世界宗教博物館六樓推出「佛途旅次-陳克華的緬甸攝影作品展」,展出一個月。記得2002年那年,宜蘭人邱鍚麟也曾舉辦「真情、緬甸」攝影個展,並出版攝影集。當時在展覽會場看到了熟悉的佛國子民影像時的激動情緒,又在今天早晨閱讀陳克華的圖文時襲來。

年少離開佛國後,就一直作着重回佛國的夢,也一直尋找遺留在伊洛底江畔的善良虔誠心靈。我難忘的佛國緬甸,原來是一個歡樂富裕的國度,子民無憂無慮,誠實相處,卻在軍政府鎖住國門以後,變得一窮二白。但今天佛國子民在貧窮落後的現實生活裡,依舊能自得其樂,自在生活。許多前往緬甸旅遊的台灣遊客,對緬甸的落後貧窮和緬甸人的純真善良都會留下深刻印象。

邱錫麟到緬甸旅遊攝影,被緬甸子民「一方面能憑藉心靈的力量,不向環境屆服,克苦勤勞;另一方面則又知所順其自然,自在而樂天知足」感動,他「深深領悟到緬甸人民生活智慧與生命哲學的美麗可敬之處」。陳克華2007年到緬甸旅遊,觀察到的緬甸子民是「….長得美極」,「….個個都有如佛陀口中的善男子、善女子,舉止得宜,善心禮佛」。為緬甸人的虔信善良感動不已。

今天的緬甸是變了,但變的是政府面目,不變的是她的土地和子民。陳克華文章的最後一段就寫道:「….原來自佛陀寂滅後的兩個半世紀以來,緬甸,一直就和佛陀這麼親,是如此純粹、真實、自然而然的一片佛土啊!」

陳克華的文章比較了高棉吳哥窟和緬甸的蒲甘,寫道遊蒲甘時「簡直被一種飽實的幸福感催動得要泫然欲泣」。在2001年之後,我曾三度從仰光租車到蒲甘膜拜,除了第三次旅遊尚稱順利外,前兩次可稱旅途艱辛,也在那兩次旅途中,我和宜蘭的朋友真感受到緬甸人的善良與友好。

那年,宜蘭的朋友自助旅行,就在前往蒲甘途中租車出了狀況。電力不普及的緬甸鄉村部落沿途只有借星光辨識前進方向,車子在暗夜的星空下不停拋錨,因為朋友全部的旅遊家當文件都在車上,我真的緊張,一方面真怕遇到搶劫,另一方面又擔憂友人對旅途遭遇心中不快。

當時,前往蒲甘原預訂車子早晨自仰光出發傍晚就可到達了。但我連續兩年所租的車沿途拋錨,耗損一個晚上的時間,直到翌日凌晨七時許才到達目的地。拋錨的時間都是在黃昏過後,整個晚上,都靠着微弱的電燈泡或手電筒修車。第一次與母親、弟媳及年幼的姪女前往蒲甘時,就是摸黑搶修,一台車只有我和么弟兩人是男生,剩下的就是老弱婦女。再來是台灣來的朋友也遇上拋錨了,在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異鄉村路,我真度過了難忘的夜晚。

記得當時夜涼如水,司機老哥頻頻為車子拋錨對我們說抱歉。暗夜裡車子停靠在只有三、四戶人家門前的空地裡,每戶人家幾乎都醒來了,有人緊握着爉燭照亮路,有人帶來小茶壺請我們喝茶,有人打開車蓋檢查,有人躺進車底,還有人對來自台灣的我們露出友善的笑容…..

我真難忘緬甸鄉村地區的黑夜,地面沒有任何燈光,夜的天空裡,滿天星星已經垂下,幾乎用手可以拿下它了,但沒有人想摘下來,因為有星光照亮村路,我彷彿聽到星光下有人低吟:給星夜裡迷路的人溫暖……

緬甸境內的伊洛瓦底江,華人簡稱伊江,昨夜我夢回伊江,星星就掛在伊江的上空亮着…..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松柏
  • 對佛國的回憶,不要說生長在那兒的子民,連我這平生一次的過客,<br />
    事隔多年,還不時會湧上心頭,那種溫暖的感覺,就像好茶的甘醇餘味<br />
    ,久久不散。<br />
    讀基哥夢回伊江文,眼前又重現那個車子在深山拋錨,冷對寂寥夜空,<br />
    與星子同眠,蚊蚋不時侵擾的山中之夜。幸而基哥胞弟準備週全,除了<br />
    黑牌威士忌,還有蚊香,好像預見路上必有橫阻,暖身與防身的必要。<br />
    陳文談到佛國的小吃,倒令我相當意外,我只記得小販賣的製作技術<br />
    超原始,口味超單純的冰水。<br />
    最低的生活慾望,成就最良善的世界,佛國與她的子民,就是如此知足。<br />
  • 你的心情我懂,但你目前是很幸福的,<br />
    要珍惜呀!
  • 阿賴
  • 上篇忘了輸入我的名字 <br />
    阿賴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