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記:鄉野

常去唱老歌的「鄉野」歇業了,喝酒因此少了一處續攤所在,竟有失落感。

在宜蘭市,「鄉野」不是一個合格的卡拉OK場所。沒有溫柔的小燈泡,沒有寬敞的大舞池,只陳列了幾隻破舊的沙發椅,茶几旁會留着夜裡沒收拾的空酒瓶,傷痕累累的麥克風讓客人嫌個沒完,室內還堆放不少店主潘君待修的各型電視機。

「鄉野」室內好像是一處平常人家閒置甚久、有點霉味的客房,偶而讓一群臭味相投的朋友隨興唱歌自娛。

也不知道是那一年踏進「鄉野」的。好像是失去工作以後,尋找可以鎖住自己、可以排除寂寞的地方,突然找到了「鄉野」,聽到了年幼時就已哼唱的老歌,遇到了可以喝幾杯的同好,也就粘著了。

在職場遭淘汰後,老歌和老酒就是良伴。「鄉野」有的是醉客,沒有擲酒瓶、拔刀槍的惡客,也就認定它是可以藏身的所在。幾年下來,逗留的次數遞增,逗留的時間也從午夜延續到凌晨四時後。

喜歡「鄉野」讓客人自主點播、自由高唱的氣氛,它鮮有依序輪唱等候的無奈。因為常在「鄉野」見面,慢慢熟識了,能彼此容忍對方霸佔麥克風不放,當然唱久了也會心虛換人接唱。場子裡,張老爸和余先生湖北腔高唱台語流行歌的風範讓人欽佩,猶總幹事夫人高亢的大陸民歌贏來不少掌聲,夏夫人的日語歌曲讓人再三回味,楊主任很有感情的歌聲更讓林執行長感動不已……….

喜歡「鄉野」有源源不絕的酒菜,你帶你喜歡喝的高梁,他拿他所愛的洋酒來,店主潘君的罐裝啤酒一手又一手不停,在酒神的國度裡,我們曾畏縮,也曾神勇,有時也踩穩腳步,更多的時間是失了節奏,而最後還是會有平安離開「鄉野」的秩序的,總會有保持清醒的人護送醉客歸去………

成為「鄉野」的常客,數數已是近二千個日子了,人間或有唱不累的老歌,卻沒有常開的花和不散的筵席。那天,和幾位友人喝完第一攤後,突然進不了可以續攤唱歌的「鄉野」,它關門了。

在宜蘭田間,可以唱老歌的卡拉OK的場所有的是,只是進入場內,再也嗅不到熟悉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