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3657466.jpg  











隨緣蒐集徐訏的書已有一段時日了,最近,看了余冠漢先生自香港傳來徐訏的書影和他蒐集有關徐訏的資料,真讓我汗顏。我蒐集徐訏的書明顯不足,也未能廣泛蒐集徐訏相關資料或從事整理研究,同樣是「徐訏迷」,我是不及格的。

我和余冠漢先生只有簡單的通訊連絡。2006年底,我有了個人部落格,寫了幾篇閱讀和收藏徐訏著作的短文貼上網,獲得幾位書友和「徐訏迷」的鼓勵,余冠漢先生是其中一位。稍早之前,余冠漢先生曾以「徐訏讀者-阿余」在我的部落格留言:

「先生是徐訏讀者,我也是。

你收藏徐訏作品算多,然而不及廖文傑先生這麼多。

我搜集許多徐訏資料。我也見過徐訏兩次,也通過信。徐訏曾給我寄贈他的一本小說。

徐訏離世後,他家中的書都贈給現今的香港浸會大學,我複印(書的封面)大部分了。

吳義勤的徐訏傳的後記曾提及我的名字。」

當時我是這樣回應的:

「謝謝

您與廖文傑先生對徐訏的書有收藏有研究

我只是隨緣蒐集吧了

徐訏的書香港版、台灣版、大陸簡體版我盡量蒐集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前後出版的

只有放棄

我最新得到的是<徐訏作品評論集>

羨慕您曾與徐先生交往及獲贈小說

幾年前大陸曾將徐訏的<江湖行>改編成電視劇

看了覺得未忠於原著。」

今年七月下旬,他再以Edmond Yu之名在我的部落格留言,要傳徐訏的書影資料給我,連繫後,自七月底開始至今,幾乎天天都能收到他從香港傳來的徐訏書影資料,也寄贈兩本徐訏著作《魔鬼的神話》(廖文傑出版)和《徐訏抒情詩一百首》(康夫編輯),讓我的徐訏著作收藏添新。

近日,我才從兩位作者記述中,對余冠漢先生有初步認識,在大陸出版《我心徬徨~徐訏傳》、《漂泊的都市之魂—徐訏論》的文學評論家吳義勤,稱余冠漢先生和廖文傑先生是「鐵桿的徐訏迷,收集了有關徐訏的幾乎所有資料」,並指兩人多年來「無私地把這些資料寄給了我,對我的研究工作有極大的幫助」。而廖文傑先生在《小禮物(輯錄徐訏生前寫的「格言語錄式的短句文字」)》後記裡,這樣記述了余先生:

「冠漢兄是我去年(2002)才認識的一位友人,他熱愛徐訏作品的程度,遠超於我;他對徐訏作品的執著堅持,熱心熱誠,也遠超於我….。他跑遍港九許多圖書館,包括科大港大等,搜集影印了所有有關徐訏的資料,包括徐訏在上海時期以至在香港、台灣發表,但早已散佚又未有結集的文章等,以至有關評論談論徐訏的文章,都搜羅備致,積聚下來,可有二千至三千多頁影印紙吧?又要分門別類,編排整理,抄寫目錄,釘裝了數本巨冊,我想到目前為止,在香港搜集徐訏資料,最齊備完全的,余兄可算是第一人了。」

「徐訏畢生從事寫作,四、五十年多年來留下的文字,何止千萬言,何況又有不少文章談及他,要全部找出來真是談何容易?難得余兄花了這許多精神及時間來找資料,影印及編排整理。徐先生去世二十多年了,想不到還有這位執著而堅持的讀者如此熱心又花精神心血為他搜集整理資料,全無私心,想來可真無憾了。」

對徐訏資料的搜集整理編輯出版,廖文傑先生可也不遑多讓。徐訏的作品在他在世的時候大部份都已結集出版,但仍遺留下了不少詩歌、小品和劇作未收集出版,1980年徐訏逝世後,他和友人即開始搜集整理出版徐訏晚年的作品,在1993年完成《無題的問句》一書的編輯和出版,1999年又出版《魔鬼的神話》,這兩本書,「無題的問句」是女兒到香港幫我買回來的,此書附錄廖文傑費心收集整理的徐訏先生已出版著作及未結集作品分類編年,保存了徐訏先生著作紀錄全貌。而《魔鬼的神話》收錄有徐訏未發表手稿筆記和晚年的小說創作、戲劇,是近日由余冠漢先生寄贈的。

進入新世紀後,廖文傑和余冠漢合作,編輯自印四本徐訏佚稿:1,徐訏佚詩十三首(2003年1月版)2,小禮物-徐訏先生格言式語錄。短句輯(2003年5月版)3,日記的話-《我的日記》扉頁,每月獻辭,尾語及每周綴語(2003年8月4月版)4,《燈尾集》戲劇佚稿六篇(2003年八月版),這幾本書,余先生陸續掃瞄影印傳來,而眾多與徐訏有關的資料中,更讓我有機會瀏覽早年報紙期刊刊載有關徐訏的資料,第一次知道徐訏在七十三年前在<譯報周刊>曾有一篇未能刊載完成的小說《風雨雷霆》,停刊的原因是「篇幅小,廣告多,每期只能刊二三千字….」,周刊還刊登了一則聲明……

余冠漢一度失業賦閒,因此有時間跑遍港九許多圖書館,他認為香港大學圖書館收藏徐訏的資料比較多,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在港大圖書館搜集徐訏文章。他將辛苦搜集整理的徐訏作品資料,無私地傳給兩岸三地「徐訏迷」,我看到不少喜愛和研究徐訏著作的大陸網站,幾乎都會提到余先生提供資料,這幾年大陸的「徐訏熱」逐漸增溫,有不少人相繼投入徐訏作品的研究,應該會讓余冠漢感到不寂寞了。

很遺憾,台灣想要接觸並研究徐訏作品資料的稀少,而專門研究早期香港文學資料的陳智德因教學工作忙,已經停止原計畫撰寫的「徐訏評傳」,余冠漢說,是蔡登山請陳智德寫「徐訏評傳」,陳智德曾向「文傑兄和我求取徐訏資料」...。

余冠漢和廖文傑兩人對徐訏作品資料的搜集整理成果是豐碩的,兩人的努力確實讓人欽佩,專一執著的精神更讓人感動。兩人蒐集資料出版,珍惜、延續、發揚徐訏先生文學藝術生命,實在讓人敬佩啊!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和余先生是以文會友,而我是以酒會友,汗顏呀!<br />
    <br />

    [版主回覆 08/25/2011 07:37:11]古來書人皆寂寞<br />
    唯有飲者能留名<br />
    不用汗顏^^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