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書天堂」、「書店風景」等書的鍾芳玲,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美國舊金山市中心的「加州書籍俱樂部」書櫃『裡面有數千冊「有關書的書」(books about books)』(2008-12-1中時人間副刊)。這段記述,讓我高興惶恐,因為我喜歡蒐集「有關書的書」,知道有許多同好,就高興,但要搜集到數千冊,談何容易,也就惶恐!

這些年來,我大量購買目錄學、出版史、讀書隨筆、藏書紀事、圖書館(史)、版本考証、插圖與書籍設計裝幀等等與書有關的著述,這些出版品,應該就是「書的書」所界定範圍。如果不將「書話」範圍劃框框而擴大統稱,這些書也有被稱為「書話」書的。

自60年代開始,就喜歡閱讀談書的書,最早是閱讀作家彭歌在報紙副刊撰寫或譯介書刊的文章。當年彭歌鼓吹建立書香社會不遺餘力,包括「書香」、「書中滋味」等談書的著作一本接一本出版,其中他由純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就有:「愛書的人」、「書與讀書」、「知識的水庫」、「改變美國的書」和「改變歷史的書」等。當時多家報紙也出版了與書有關的書,如聯合報社於民國七十三年出版「大書坊」,中華日報民國七十七年出版「書房天地」,由學者作家敘述藏書、讀書寫作的經驗與興趣,或介紹自己書房…….。

喜歡購閱談書的書原因,是因為眾多書史、書齋、書癡、書影、書事、書目及難得的版本資料,「書的書」一書在手,就清清楚楚盡在眼前,而且可以按圖索驥,繼續找書買書,增添藏書。這些年來,隨着大陸簡體書容易購得,這類圖書已「鵲巢鳩占」…..

我對「書之書」、「書話」類圖書的蒐集,近來稍有停滯。這類圖書,早年出版的蒐集不易,近年舊著翻新的有不少與原藏舊書內容重複,「舊書話」叢書尚在努力搜求,「新書話」已然登場,更有續集(二)一本一本上市….,還有一些搭「書話」便車上市的,參差不齊,買與不買,還真左右為難……。

去年大陸三聯書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新書話」,多本譯著至今我僅買了兩、三本,中華書局舊著翻新出版的鄭振繹「漫步書林」、黃裳的「書之歸去來」等雖然買了,內容與舊書重疊不少,有些未購得舊版,現在買到重新包裝整理出版的,如大象出版社出版的孫犁「耕堂讀書記」,雖然高價位,握在手中,還是滿心歡喜。傷神的如早年遼寧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書趣文叢」(前後共出6輯60冊),想要購齊,談何容易?而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的「煮雨文叢」幾本書話,還沒有一本到手………

對有關「書的書」、「書話」的蒐集,我一定會持續下去,目前只是放慢腳步吧。

後記:近來病痛纏身,渾身沒勁,今天勉強敲打一篇上貼,附帶前年和去年所貼的舊作三篇,也算是自己為自己近年搜羅「書之書」的傻勁打氣……。

*******************************************************************

【2007.04.13 也是書話 談書的書】

大陸珠海出版社2003年出版一套「百人閑說」叢書,其中有一本「書之趣」,我很喜歡編者對這本書的介紹:

【匯集學者名流、文化泰斗甚至達官顯貴闗於書的精彩妙文百篇,將書緣、書情、書戀、書趣、書累、書話、書史、書齋、書癡、書商、書店等人世間對待書的態度、涉及書的知識、有關書的人事幾乎「書於一書」,可以看到買書、賣書、借書、偷書、討書、扔書、毀書、聚書、藏書的趣聞奇事和經驗之談,也應能感受到書房、書架、書桌的瑣碎與溫馨,一定會使你讀得津津有味,愛不釋手】。

「書」,可寫可談的還真多。「書之趣」編者似乎還漏掉了「書衣」、「書友」、「書影」、「書香」、「書狂」、「淘書」、「禁書」及「敗書」…。談書的文字很早就有了,考版本、校書目、寫書跋和談書事,書裡書外,都有文章,有人將這類書寫統稱為「書話」,在大陸,書話「在三十年代曾經一度繁榮,六十年代初書話也興盛一時(見姜德明現代書話叢書序言)」,文革結束後,大陸的「書話」之作又大行其道,名家的書話紛紛出版,興起一股收集熱,我也隨興收了些。現在也該把這些年來購買的「書話」登錄整理了。

讀書的樂趣,書中的滋味,如人飲水,各有各的體會。我喜歡看書話類的書刊,一來很多書自己沒時間看或沒注意到,讀別人評介,心理就有譜;再來看許多人傾家蕩產買書藏書,可讓自己見賢思齊,附庸風雅;最主要原因是有的愛書人只買書不看書,讓自己有伴,買書不看書不會心虛。另外,兩年前迷上大陸「天涯社區閑閑書話」、「孔夫子舊書網」等讀書類網站,瞭解大陸新舊書出版情況,依據書目到台北簡體書店現場蒐購,也有樂趣。

這兩天,在家裡整理舊書堆,也讓我找到了「書香」、「書中滋味」、「書衣」「一個讀書的故事」等幾本談書的書。如果要開列我購藏的「書話」書書單,相信會有一大串吧。我在台灣最早閱讀到談書的書,是作家彭歌寫的。1965年10月我自佛國回到台灣,1966年秋天,就讀到彭歌在報紙副刊撰寫或譯介書刊文章了。

彭歌在台灣,被稱為是一個「書生型」的人物,以讀書寫作為最大的享受,寫文章一再鼓吹多讀書。他就一個讀書人的立場,強調提倡讀書風氣最要緊的無過乎身體力行,每個人如果硬性規定每天至少花多少時間在讀書上,每個月花多少錢在買書上,行之既久,自有進益…..,他認為,一個愛好讀書的人,永遠不會悲觀;一個尊重知識的民族,永遠不怕落伍。

民國五十五年(1966)秋天,彭歌在台灣新生報寫專欄「雙月樓雜記」,每週兩篇,介紹值得讀的新書,也介紹了外國出版業的作法,之後仙人掌出版社將其中四十八篇談書的文章輯成集出書,於民國五十七年(1968)8月10日出版 書名「書香」,為「雙月樓雜記」第一集,也是「仙人掌文庫」首冊。

民國五十七年(1968)三月三十日開始,彭歌又在聯合報副刊寫專欄,定名為「三三草」,每週三次,寫了不少有關讀書、出版、小說與非小說的評介,他輯錄性質相近者八十餘篇,取名為「書中滋味」,交三民書局於民國五十八年(1969)出版,列三民文庫47號。

民國六十一年(1972)九月,愛書人的雜誌-「書評書目」創刊,最初是雙月刊,第九期改為月刊,至第十五期時,於民國六十三年(1974)出版一本「書衣」,六十四年(1975)又出版了「書友」,列為「書評書目」叢書,這兩本書除了收輯評介「書評書目」雜誌的文章,也刊載「書評書目」各期目錄、各出版社所出叢書之介紹。

民國六十三年(1974)三月,作家亮軒(馬國光)出版「一個讀書的故事」,內容包括「書林散記」二十一篇文章及「讀書隨筆」七篇,此書亦為「書評書目」叢書之一。對於讀書,亮軒有一個簡單的結論:讀書是自己的事,不關別人。亮軒的這本書在1978年第三版發行,他的兒子馬世芳出版的「地下鄉愁藍調」最近也再版了。

買「書話」的書,當然不能少了周作人的「知堂書話」、鄭振鐸的「西諦書話」及唐弢、黃裳等人的「書話」,除了簡體版,有少許「書話」書有繁體版,我第一批買的三十年代作家「書話」裡,周作人的「知堂書話」上下冊就是繁體版,是在重慶南路台閩書城的前身69元書店買的。第一批購進的簡體「書話」書,也是在重慶南路一處地下室流動書攤買到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今人書話系列」,當時書價是人民幣六倍計價。

在我的書架上,也有幾本繁體、簡體都購買的「書話」書,如奚椿年的「書趣」,台灣大地出版社於民國八十二年(1993年)十一月出版,簡體版的則是2005年1月由山東畫報社出版(第一次印刷),簡體版有插圖,繁體版則無,但有作者的「致台灣讀者」、及「寫在前面的話」,簡體版則無。由繁體版「寫在前面的話」作者所寫的日期1986年3月12日於北京看來,此書簡體版應在1986年就出版了。

*********************************************************************

【2007.04.22 也是書話 書話「書話」】

在一位愛書人的部落格裡看到台北縣文化局出版張放著的「放齋書話」書影。記憶裡,它是我初次見到的台灣出版以「書話」為書名的著作。

自從大陸簡體書開放進口後,包括「姜德明書話」、「南帆書話」等系列書話叢書就一冊一冊放進我的書架,卻一直未見過台灣學者、作家以「書話」為書名出版的著作。可能我孤陋寡聞,「放齋書話」成為我看到的第一本。

其實,我是在六、七年前在台北買到浙江人民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幾本「今人書話」系列,讀了序言的介紹,對「書話」始有初步的認識(浙江人民出版社在1998年又出版了「近人書話系列」);及至買了北京出版社1998年出版由姜德明主編的「現代書話叢書」,閱讀了姜德明的序言,以及在大陸網站看到了宋慶森寫的「現代書話回眸」,才對「書話」沿革和發展有點理解。

關於「書話」的概念和文體界定,在大陸討論甚多;有人認為只要是談書的文章就是「書話」,它可以是散文、是小品文、或是雜文,藏書家唐弢則提出書話寫作的「四個一點:一點事實、一點掌故、一點觀點和一點抒情」,而止庵將「書話」分成兩路,其一為讀書記,其一為得書記。「書話」範圍放寬解釋戓限度,迄今似尚無共識。

如果把範圍放寬,著作沒有冠上「書話」之名,但與書沾親帶故的,都可以稱做「書話」的話,台灣可就多了,近期的如鍾芳玲的「書天堂」、吳興文的「我的藏書票之愛」、王岫的「愛上圖書館」、李志銘的「1945-2005半世紀舊書回味」、昆布的「移動書房」、王強的「書之愛」及傅月庵的「天上大風」、「生涯一蠹魚」等……都應該算是「書話」著作。

1960年代,大陸藏書家唐弢的「書話」出版後,鞏固了他在藏書界和「書話」圈的地位,更提昇了民國出版品的版本地位,十年文革浩劫後,唐弢又推出了「晦庵書話」,立即帶動「書話」寫作流行浪潮。而1960年代的台灣,彭歌鼓吹建立書香社會不遺餘力,談書的著作一本接一本出版,其中他由純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就有:「愛書的人」、「書與讀書」、「知識的水庫」、「改變美國的書」和「改變歷史的書」等。其中彭歌民國六十八年出版的「書與讀書」因校對疏失,這本書竟是「中華民國8年5月初版,首次印刷」…….

在民國七十年代,多家報紙也出版了與書有關的書,如聯合報社於民國七十三年出版「大書坊」,聚集了近四十位學者暢談書事,中華日報民國七十七年出版「書房天地」,由三十餘位學者作家介紹一己書房,並敘述讀書寫作的經驗與興趣,大陸則在近十年才有類似出版品。

目前兩岸愛書人喜愛「書話」著作的仍大有人在,但「書話」品質似乎今不如昔,隨着愛書人口的遞減和閱讀習慣改變,不知「書話」可會枯萎?….。

2007年7月25日補記:下午急着找一本書,在層層堆積的書底下,竟翻到了李奭學著的「書話台灣」,原來我早已買了這本書。而我竟忘了,回應書友說這本書「在書店看到,沒買…」,再次證明自己買書只是把書從書店搬回家裡擺放而已…

「書話台灣」是一本以「書話」為書名的書。我告訴書友:沒買的原因是認為與「書話」類的書「味道不同」,今天在家裡找到書,我確有翻閱過此書的,不是「在書店看到,沒買…」。

「書話台灣」這本書是評論文學作品的「書評」,與個人認知的書話文體「味道不同」。如果它添加了「書海憶舊」、「書邊餘墨」之類的抒情隨筆,應該就有書話「味道」了。

「書話台灣」是「書評」,也是一本「與書有關」的書,所有「與書有關」的書是否算「書話」?尚待釐定...

我得改口說:「放齋書話」不是我初次見到的台灣出版以「書話」為書名的著作。我早已藏有「書話台灣」這本書....

*******************************************************************

【2008.11.14 也是書話 八冊書話書也是書話】

一日之內,先後收到八本「書話」書,中午收到向「萬卷樓」訂購的「書叶叢話」姜德明書話集上下冊,傍晚吳君送來自大陸拍賣網站購得的六冊「台港名家書話文叢」。這幾天因為日夜溫差著涼酸痛的身子,在書入手之後,突然舒暢起來。

這八冊「書話」書,以「台港名家書話文叢」渴求甚久,這幾年因蒐集不到這六冊「書話」書一直「抱憾」。因為蒐求不易,曾以先取得黃俊東的「獵書小記」為努力目標,仍未如願。近日在拍賣網站看到有人成套掛售,吳君「熟門熟路」,趕緊拜託他購進,僅半個月時間,吳君就送書來了。

我對辦理網購轉帳匯款等手續,一向笨手笨腳,也排斥使用信用卡。平日逛書店買書皆以現款支付,去年底跌傷了腿後,才摸索網路購書,也是以到便利商店取書付款,或郵政劃撥為主。十月下旬,首次向「萬卷樓」訂購四本書,因聯繫出差錯,十餘天後才收到書,訂購四本有兩本缺貨。欣慰的是收到「書叶叢話」姜德明書話集上下冊,加上六冊「台港名家書話文叢」,一日之內增加八冊「書話」書,個人的「書話」收藏慢慢有「起色」。

談書的文章一直是愛書人悅讀的。考版本、校書目、寫書跋和談書事,書裡書外,都有文章,有人將這類書寫統稱為「書話」。愛書人購書藏書、讀書治學,古自目錄學入手,今以「書話」書入門。在大陸,書話「在三十年代曾經一度繁榮,六十年代初書話也興盛一時(姜德明「現代書話叢書」序言)」,文革結束後,大陸的「書話」著作又大行其道,名家的「書話」紛紛出版,興起一股收集熱。台灣開放簡體書進口,我趕上風潮,但起步太慢,祇有隨緣隨興收集。

姜德明是大陸藏書家,也是「書話」寫作名家,出版有「余時書話」、「夢人懷書錄」等十餘本「書話」書。1996年北京出版社出版姜德明主編的「現代書話叢書」,一、二輯各出版八本,我除了「唐弢書話」尚未買到,已購進的十五本中就有一本「姜德明書話」。那天向「萬卷樓」訂購時,「意外」找到北京圖書館出版社出版的「書叶叢話」姜德明書話集上下冊,訂價人民幣96元,雖然高價位,也不遲疑。

2004年10月第1版第1次印刷的上下兩冊姜德明書話集611頁,收有283篇文章,每篇有彩色書影插圖。我原先並沒有注意到這套「書叶叢話」,逛台北書店時也未看到,能在逛「萬卷樓」網站發現,算幸運吧。

姜德明在上世紀60年代開始寫起現代文學的書話,他在「書叶叢話」自序中提到,當年他寫書話的選題無法脫離當時的歷史環境,比較偏「左」,以魯迅和左翼作家為主,連文學研究會的作家也很少涉及,更不敢談周作人、梁實秋、林語堂….自以為內容是革命的、進步的。想不到「文革」一起,當時的趨時之作,竟變成給「三十年代反革命文藝黑線」樹碑立傳的「大毒草」……姜德明對「那個年代,光是寫書話即可獲罪」,一度心灰意冷,曾「決心就此擱筆,永遠告別書話」,還好,「新時期」讓他又寫起書話來,早年的若干種「書話」如今都已絕版了,在出版家的邀請下,他先將談書的部分編為一輯,以「書叶叢話」之名出版,其餘談雜誌等部分則另行處理。看來,他的「雜誌」書話還得留意是否已出版。

「台港名家書話文叢」是我近年努力蒐求的一套「書話」書,一些愛書人部落格裡曾提及這套書,尤其香港藏書家黃俊東的「獵書小記」無論港版或簡體版都讓愛書人積極蒐求珍藏,這次在吳君幫忙下,一次購得一套六冊,書籍品相猶新,真個「喜出望外」。

「台港名家書話文叢」是雲南人民出版社於2002年1月出版的,一套六冊是黃俊東著「猎書小記」、莊信正著「異鄉說書」、陳黎著「百科全書之戀」、吳興文著「書痴閑話」、小思著「書林擷葉」、黃碧端著「書鄉長短調」。除「書林擷葉」和「異鄉說書」兩冊是2002年1月第1版、2002年4月第2次印刷,由原來的三千冊增加發行至五千冊外,其餘四本皆是2002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各出版三千冊。

「台港名家書話文叢」由陳子善先生編選,在每冊書各有一篇「編選者言」簡介作者和內容。這套書裝幀古樸典雅,雅致的封面設計引出濃郁的書香,讓人見了不禁要擁書入懷,很高興在搜求多年後我也擁有它了。如果要說這套書的編排缺點,應是內頁文字襯底的圖案有部分影響閱讀,載老花眼鏡的讀來尤感吃力…..

「書話」文章,求得是文筆隽永、簡潔淡雅、趣味盎然,「台港名家書話文叢」六位作者於書鄉倘佯,以深厚的學養、鮮明的風格、成熟的文字敘述與書的深沉感情,也引出人生思考的真知灼見啟人心智…。

我就這樣迷戀「書話」….。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pk2
  • 目前兩岸愛書人喜愛「書話」著作的仍大有人在,但「書話」品質似乎今不<br />
    如昔,隨着愛書人口的遞減和閱讀習慣改變,不知「書話」可會枯<br />
    萎?….。<br />
    <br />
    ldj6兄:<br />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br />
    舊書拍賣熱了,濫竽充數的假書話就多了<br />
    <br />
    不過,我倒是覺著在未熱之前,愛書人口本來就是小眾(相對而言,大陸人<br />
    口之多,那幾分之幾,也是相當可觀啊),能傳之久遠者,一讀再讀的書<br />
    話,也就那幾位,能自那豐厚的書話傳統中汲取養分,堅持下去者,肯定是<br />
    有的,歲月淘洗之後,這份閱讀手工業的執著,相信還是書韻悠悠一脈香。<br />
    <br />
    樂觀的想法,如耿一偉〈巴別塔虛擬圖書館〉所提到的:「以「媒體即訊<br />
    息」聞明的麥克魯漢(Marshall McLuhan)曾在一封信提到:「我想到一<br />
    點,那本書(指《理解媒體》(Understanding Media))沒有講到的一<br />
    點:新媒體老是要吃掉舊媒體,然後以莫名其妙的方式讓舊媒體發生變<br />
    化……報紙吃掉書籍,電影吃掉報紙……被吃掉之後,舊媒體往往變成一種<br />
    高雅的藝術形式。」同理可證,當交通工具越來越發達時,不但沒有讓人類<br />
    停止走路,反而讓慢跑成為一種休閒。麥克魯漢果然是有真知灼見。順著這<br />
    個邏輯,我們可以知道,當電子閱讀越來越方便時,傳統的書本閱讀不但沒<br />
    有因此被取代,反而成為一種珍貴的才藝,一項時尚。」(《閱讀,在隱逸<br />
    空間》(台北:東觀國際文化,2008年10月出版),頁158)<br />
    <br />
    我們不用擔心,那怕是我曾錯過這本書,還是有知書者如王小美可以介紹給<br />
    我們啊^0^
    [版主回覆 03/27/2009 09:17:35]Pk2兄挺樂觀的<br />
    在「質變」的年代裡<br />
    我願和您一樣樂觀<br />
    相信紙本閱讀不會輕易遭淘汰<br />
    <br />
    今天多數人戀新拋舊,以網路資訊(媒介)為老師<br />
    多少年後,網路老師的「質變」──<br />
    讓我想起一則笑話,博君一笑:<br />
    <br />
    『筱雅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國小一年級學生,但很調皮,<br />
    有一天上國文課時,國文老師出了一個題目:「三十年<br />
    後的我」<br />
    以下是筱雅作文中的一段:<br />
    「今天天氣很好 我帶著我的小孩在大安公園玩耍,<br />
    走著走著,遇到一個渾身惡臭,衣服破爛,無家可歸的<br />
    老太婆......................…<br />
    天呀!! 她竟然是我國小時的國文老師......」...................』
  • kula
  • 這幾天持續翻閱從臺北扛回來的&lt;&lt;舊書信息報&gt;&gt;與&lt;&lt;藏書報&gt;&gt;,裡面有多篇藏家撰<br />
    文討論書話定義,當中提及了書話選集重複性高、寫作質量有待提的問題。還有人修<br />
    正,甚至推翻唐弢 &quot;四個一點&quot; 的看法,尤其是龔明德,他說:「抒情的氣息,是書<br />
    話閱讀不太受歡迎的成分」,唉喲喂....
    [版主回覆 03/27/2009 09:45:48]書話文體至今似乎仍開放、未定型<br />
    界定論述紛雜<br />
    有人說「四個一點」固然很好<br />
    多一點少一點又有什麼關係<br />
    <br />
    也有人說<br />
    如果一味舖陳,專事抒情<br />
    即使文字頗為耐讀<br />
    卻也大失書話的旨趣<br />
    <br />
    朱金順在「新文學書話敘考」中<br />
    將書話定位在版本學研究的範圍內<br />
    認為書話應該是版本學的一個分支<br />
    ........<br />
    <br />
    前年我曾向木石詢問購買「藏書報」呢<br />
    後來沒談成
  • pk2
  • 哈哈,ldj6兄這個故事夠辣<br />
    <br />
    「藏書報」如果能有多幾個書友一起訂<br />
    應該可以降低費用的,,,單只為一個人進<br />
    那費用降不下來<br />
    <br />
    如果有十個一起訂應該會便宜一些
    [版主回覆 03/28/2009 08:54:41]pk2兄如果號召<br />
    湊夠十人應沒問題啊<br />
    我率先訂一份
  • kula
  • 是啊,老闆娘說找多一點人來訂,會比較便宜,就看能不能湊到十人了。
    [版主回覆 03/28/2009 08:58:15]也許<br />
    由木石發函徵求訂戶<br />
    將訂價詳細列表<br />
    應該會有人訂的
  • coolchet
  • KULA是去木石買的吧!!!<br />
    <br />
    我覺得書話中抒情的部份不必太多<br />
    但是這個成份很重要<br />
    不然只是一堆資料累積<br />
    只是報告<br />
    不成為&quot;話&quot;阿
    [版主回覆 03/28/2009 09:18:04]好像大多數是主張書話有「情」才對味<br />
    <br />
    薛冰最近出版的「版本雜談」<br />
    沒有抒情氣息<br />
    却不能說它不是書話呢
  • pk2
  • 無趣不成話<br />
    <br />
    寫書話如同素描速寫<br />
    <br />
    筆趣很重要<br />
    <br />
    趣味性,也是陳智德對書話的要求
    [版主回覆 03/28/2009 09:30:11]黃裳說過:<br />
    「書話其實是一種隨筆<br />
    一種很有文學性很有情趣的文字..」<br />
    我欣賞香港陳智德、黃俊東、董橋..的書話<br />
    尤其是董橋
  • 舊時月色
  • 書話書語,敘情達意;<br />
    書評書論,強棒出擊。<br />
    書人書影,別有天地;<br />
    書店書館,奇貨如寄。
    [版主回覆 03/30/2009 21:23:35]謝謝<br />
    書話、書評、書影、書店<br />
    愛書人皆喜愛
  • coolchet
  • 結果我還是買了 耕堂讀書記........<br />
    <br />
    可是它收錄的文好像與&quot;野味讀書&quot;選的差不多<br />
    改天認真來比對一下
  • 魚丸
  • 請問您有關書的書共收集了多少冊呢?<br />
    <br />
    讀了文章真的好羨慕啊<br />
    因為經濟和時間的關係<br />
    我和妹妹收集這類的書從高三開始不過兩年<br />
    書話的書連兩層書櫃都擺不滿...<br />
    <br />
    好不容易存了些錢可以買書了<br />
    卻找不到訂書途徑或書已絕版<br />
    只好在大學圖書館找書讀過過乾癮
    [版主回覆 01/03/2010 09:48:14]很高興有同好<br />
    <br />
    關於書的書我是買的不少<br />
    尚待整理系統<br />
    我每月所購都登記在{書之日記}短文裡<br />
    2009年12月書之日記也有書友提供的書單<br />
    請參考<br />
    <br />
    書之書大陸出版不少<br />
    台灣現在就靠爾雅、秀威等出版社了<br />
    <br />
    這類書<br />
    您可到上海書店、木石、秋水堂、問津堂或萬卷樓網站蒐求<br />
    舊香居、茉莉、雅舍等書店亦可找到<br />
    <br />
    爾雅最近出版隱地的{遺忘與備忘-文學年記1949-2009}<br />
    以及北京法律出版社出版梁文道的{讀者}<br />
    建議您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