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到香港逛書展和二樓書店,幫我找到三本徐訏的書,讓隨緣蒐集徐訏的書的我雀躍,忘了骨折腿傷疼痛。

說「隨緣蒐集」,因為徐訏的書早已從各書店書架上消失了,女兒從香港回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徐訏的書好難找」!而自己也沒有四處「趴趴走」的本錢,書緣來了,自是喜樂,無緣也不強求。

這回她在香港二樓書店「上海印書館」勉強找到三本,帶回徐訏1972年在香港出版的「三邊文學」中的《「場邊文學》和《街邊文學》兩本(找不到《門邊文學》),另一本是廖文傑編輯的徐訏先生新詩.歌劇補遺「無題的問句」。「三邊文學」屬雜文集,當年台灣列為禁書,《無題的問句》是徐訏自《原野的呼聲》以後的詩作,為徐先生第九本詩集,並附錄廖文傑費心收集整理的徐訏先生已出版著作及未結集作品分類編年,保存了徐訏先生著作紀錄全貌。

徐訏(1908~1980)是我最喜愛的作家。他的小說著作,在三、四十年代的大陸、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和六、七十年代的台灣先後問世,讓許多文藝青年喜愛沉迷。(在長時間沈寂後,徐訏在大陸近年又獲重視)。我學生時代就在緬甸仰光的華僑書店裡買到徐訏的小說閱讀了,他故事性強的小說幾乎每一本都吸引人,年少時當作是好看的「故事書」沈迷,日後才慢慢嗅出他筆下盡是哲理的「人生意味」…..。

徐訏的書陪伴我在佛國度過成長的歲月,喜歡他書寫充滿浪漫、神秘氛圍的愛情故事。在《江湖行》的第一行他寫道:「….沒有故事的人生不是真實的人生,沒有人生的故事是空洞的故事」,沒有故事的人間是空虛與寂寞的,徐訏善於說故事,寫了許多小說,看他字裡行間的人生哲理,讀着讀着彷彿就滲透了。除了小說,徐訏也寫新詩、散文、戲劇和評論,在中文世界裡,他應是一位「重要作家」,但今年是徐訏百歲冥誕,兩岸三地好像沒什麼紀念活動。

想瞭解徐訏不容易。早年一直想像他很浪漫,欽佩他能看透人生,摸得透人心。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找不到他的著作和對他著作的評論。曾經讀過台灣秀威出版的《一代漂泊文人》(姚錫佩著)講述被文學史家忽視的徐訏,也讀過隱地先生感嘆徐訏至今連一本傳記也沒有。編著《念人憶事-徐訏佚文選》的王璞認為徐訏「有什麼說什麼」,他「左右不逢源」是其來有自。徐訏的身前寂寞,死後冷清原也是意料中事,「是說真話必須付出的代價」…。

現在想買他的書更難。徐訏逝世已28年,1980年10月5日他病逝,一個月後台灣爾雅出版社立即出版《徐訏二三事》顯示對他的尊敬和懷念,兩年後又出版應鳳凰編著的「人性的悲劇-徐訏的腳印」,摘取徐訏書裡的人生警句分享年輕讀者,正中書局也重新印行《風蕭蕭》,之後徐訏的書就在台灣消失了。

徐訏的作品篇章浩繁,種類龐雜,他的書有大陸版、香港版和台灣版,令人眼花撩亂。他從1933年開始寫作,一直到1980年逝世的四十八年,「分別出版成六十五部作品集,其中五十三部收集於正中版《徐訏全集》的十五集裡(原來計畫為十八集,第十六至十八集未出)」(應鳳凰:《人性的悲劇-徐訏的腳印》p6)」。

近日因為添加了三本徐訏的書,決定從雜亂的書堆裡找出我所蒐集的徐訏的書整理書目。晴天霹靂,正中書局出版的《徐訏全集》十五冊於民國五十九(1970)年六月出全,我的《徐訏全集》竟然少了第6、7、8、13四集,事隔二十餘年,已忘了是當時自己漏買了,還是被人借走?如今四冊「失蹤」,要補全顯然不容易。只盼望它或許藏身在書堆裡,也許有一天就突然現身,但這可能是痴想…。

我已購買徐訏的書初步登錄如下:。

徐訏全集:。

一、 長篇小說:《風蕭蕭》,正中書局民國五十五(1966)年10月台初版,七十四(1985)年4月台七版。

二、 中篇小說:《鬼戀》、《吉布賽的誘惑》、《荒謬的法海峽》、《精神病患者的悲歌》,正中書局民國五十五(1966)年10月台初版,七十(1981)年12月台二版。

三、 長篇小說:《江湖行》,正中書局民國五十六(1967)年2月台初版,七十三(1984)年5月第5次印刷。

四、 短篇小說:《幻覺》、《阿拉伯海的女神》、《有后》、《花束》,正中書局民國五十六(1967)年7月台初版。

五、 中短篇小說:《煙圈》、《一家》、《婚事》、《殺機》、《舊神》,正中書局民國五十六(1967)年7月台初版。九、戲劇:《月亮》、《生與死》、《母親的肖像》、《潮來的時候》,正中書局民國五十九(1970)年3月台初版,七十(1981)年12月台二版。

十、散文:《海外的鱗爪》、《西流集》、《蛇衣集》、《傳薪集》,正中書局民國五十八(1969)年4月台初版,六十九(1980)年10月台二版。

十一、詩歌:《借火集》、《燈籠集》、《鞭痕集》,正中書局民國五十七(1968)年10月台初版,六十七(1978)年五月台二版。

十二、詩歌:《進香集》、《待綠集》、《輪迴》、《時間的去處》,正中書局民國五十八(1969)年九月台初版,六十七(1978)年五月台二版。

十四、中短篇小說:《百靈鳥》、《結局》、《丈夫與太太》、《鳥語》、《期待曲》,正中書局民國五十九(1970)年4月台初版,六十九(1980)年10月台三版 。

十五、短篇小說:《女人與事》、《神偷與大盗》、《小人物的上進》,正中書局民國五十九(1970)年6月台初版。六十九(1980)十月台二版。

《小說彙要》(國學萃編):民國五十八(1969)年12月台初版,民國七十七(1966)年6月台二版第二印刷。

劇本著作:燈尾集之一《野花》:香港夜窗書屋民國四十一(1952)年三月出版,124頁。書友pk2君2007年12月贈書。

長篇小說:《盲戀》,香港亞洲出版社1958(民國四十七)年港八版。

短篇小說:《鳥語》,台灣長風出版社民四十八(1959)7月臺灣第三版,收輯有筆名、鳥語。。

短篇小說集:《童年與同情》,台灣文星書店民國五十五(1966)年1月25日初版,收集十篇:舊地、爸爸、陷阱、私奔、責罰、凶訊、手槍、失戀、後門、下鄉。。

散文《思與感》:台灣文星書店民國五十四(1965)年12月25日初版,民國五十五(1966)年10月15日再版。收集二十篇:談藝術與娛樂、談友情、談約會、談情書、等待、交友的年齡、家、奇怪的東西、我所知道的「西風」、談吃、拉西的歸宿、書籍與我、談懶惰、我的消遣、談讀書、小的說濃度與密度、惡活與好死、論戰的文章與罵人的文章、性美、音樂的欣賞與藝術的享受。徐訏在一百多字的「後記」中提到,《思與感》收集的文章有一部份曾在經編在以前出版的《傳薪集》中。並認為《傳薪集》收集的文章太雜亂,不很統一。(《思與感》151頁)(《「思與感》」為《傳薪集》的改版本,刪除了夜、山城的夢序兩篇,而加增了拉西的歸宿、談讀書兩篇,應鳳凰《人性的悲劇-徐訏的腳印》11頁)。

長篇小說:《江湖行》,分上、中、下一、下二四部,上冊是1956年出版,由香港友聯書報發行公司發行,中冊是1959年八月出版,由香港亞洲出版社發行,下一冊是1960年七月出版,由香港亞洲出版社發行,下二冊是1961年出版,由香港上海印書館發行。

長篇小說「《悲慘的時紀》:黎明文化事業公司1977年1月出版。

短篇小說集《花神》:黎明文化事業公司1977年12月出版:收集父親、鳥叫、來自高陞路的一個女人、自殺、投海、蓋棺論定、花神、新寡等八篇。

長篇小說《時與光》:黎明文化事業公司1979年8月初版。

無題的問句:徐訏先生新詩、歌劇補遺,徐訏者,廖文傑編輯,夜窗出版社1993年10月出版,345頁,港幣60元。

《場邊文學》:三邊文學之一,徐訏著,上海印書館1971年12月出版,231頁。

《街邊文學》:三邊文學之一,徐訏著,上海印書館1972年7月出版,357頁。

《人性的悲據—徐訏的腳印》:應鳳凰編,台灣爾雅出版社民國七十一(1982)年十一月一日初版。

《徐訏二三事》:陳乃欣等編,台灣爾雅出社民國六十九年(1980)年十一月一日初版。本書內容分三輯,除收集文藝界人士悼念徐訏文章,另收集徐訏文章:道德要求與道德標準、HIPPIES的陶醉藥與魏晉的五石散、園內。

《念人憶事-徐訏佚文選》:廖文傑、王璞編,香港嶺南大學人文科學研究中心2003年7月出版。本書選編徐訏念人憶事舊作23篇,所念之人劉復(半農)、楊震文、章太炎、丁文淵、余又蓀、伍叔儻、張君勵、汪敬熙、陸小曼、舒舍予、張道藩、姚雪垠、胡適、曹聚仁、張雪門、徐誠斌、賽珍珠、林語堂、唐君毅、劉其偉、盛澄華等。

《時與光-20世紀中國文學史格局中的徐訏》:陳旋波著,中國百花洲文藝出版社2004年3月第1版第1次印刷。是大陸「徐訏研究」學術著作之一。近年來,大陸學術界開始關注20世紀中國文學史格局中徐訏的地位問題,對徐訏作品文學史意義的重新確認已為徐訏的研究開拓了廣闊的前景。

《鬼戀》:1947年出版,上海書店於1988年原樣複印,書友逸華2009年六月贈送。

《徐訏代表作--鬼戀》:華夏出版社2008年10月北京第2次印刷,293頁。

《風蕭蕭》:徐訏著,人民文學出版社2008年6月北京第1版第1次印刷,437頁。

《風蕭蕭》:徐訏著,正中書局新版。

《我心徬徨—徐訏傳》:吳義勤、王素霞著,上海三聯書店2008年11月第1版,322頁。

《現代中國文學過眼錄》:徐訏著,時報文化中華民國八十年九月十五日初版一刷,380頁。

《徐訏文集》:徐訏著,全十六卷。上海三聯書店2008年12月1日出版。

《懷壁集》:大林文庫,徐訏著,民國六十二年五月三十日初版,205頁。

《一個孤獨的講故事人--徐訏小說研究》:王樸著,香港里波出版社2003年3月第1版,161頁。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老頭兒
  • 我讀初中的時代,在學校图書館第一次讀到徐先生的書__風萧萧。從此,,直至<br />
    一九八零年徐先生過世,我追踪閲讀了幾乎全部徐著,年輕時甚至寫仿徐體的<br />
    詩。即使三十年來,已很少接觸文學,我仍還可以淺談点徐先生的文字風格,由<br />
    此可見我對徐先生的仰慕。三十年代的作家,世人都推尊魯迅,而我獨鍾徐先<br />
    生,這是緣份,無關作品優劣,況且藝術創作到了一定水平,何必軒輊!無意間<br />
    讀到"也是書話",忍不住寫幾句話回應。徐先生不會寂寞,相信如您我般默默地<br />
    擁護着徐先生的忠實讀者,世上不會太少!同好,高興認識您! 老頭兒
    [版主回覆 12/05/2008 08:30:24]我也是自初中開始接觸徐訏先生的書後沉迷<br />
    但從海外回到台灣<br />
    開始職場生涯後有一段時間離書甚遠<br />
    近幾年才回頭認真鑽書<br />
    我應該是不算用功的徐迷<br />
    但我迷他無悔<br />
    謝謝您
  • 老頭兒
  • 同好,您好! 記得大學時代,謝冰瑩先生的課,曾提到徐先生而略有微<br />
    詞,不過也就是說"花"些罷了,唉!只管風流莫下流,有徐先生如此學養,<br />
    如此才華,又何必太求全!娑婆世界少不了缺陷呀! 老頭兒
  • ldj6
  • 此詩毫無疑問是徐訏作品,算是佚詩之一了,因為並未有收入在他的任何詩集內,包括《街邊文學》裏的一些打油詩。<br />
    <br />
    詩也沒有題目,寫於一九五○年,應是他從國內來了香港的幾個月後。如果要加詩題,我想應可命題為〈教你〉吧?
  • Edmond Yu
  • 林先生:昨天和今日給你電傳徐訏主編《七藝》資料,可惜全都退回!
    edmond yu
  • K同學
  • 2012年的高中最後暑假讀過徐訏的《花神》之後,內心就感到這種說人的故事很入迷,後來去公共圖書館找更早以前的全集,發現很多的書的字體早已迷糊。在網絡尋找更多關於這位作家的資料,就找到這裡來了,又一收穫。
  • Edmond Yu
  • 林先生的郵箱有問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