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書話:十八歲前的藏書

那年春天,佛國在一夕之間變了色,執政的聯邦政府被軍方強人推翻。新政權採行鎖國排外政策,禁止華文學校教育和華文書報的發行。許多嚮往祖先文化的華僑子弟紛紛選擇回台灣升學。就在夏季風乍停,瀟瀟雨歇的時候,我拜別雙親、揮別弟妹與童年友伴,留下一堆尚未閱讀與還想再看一遍的書籍,也來到陌生的台灣。

當年離開童年家園時,我在佛國移民局申請書填寫「永不入境」的切結書,這是當時唯一能取得單程出境的條件。來台灣後,有近三十年的時間無法回去探親,家沉入心湖裡伴着年節起伏,對留在老家的舊書,也一直有訪舊的期待。直到1990年代佛國開放觀光入境,才有機會入境佛國。當我重返闊別多年的老家時,母親健在,父親已病逝,許多書也不見了。

記得十八歲離家時,家中有兩個三層的小書櫃前後列兩排裝滿我購置的書,也有用小紙箱收着的。還曾告訴家人不要動它,我會回來帶走。經過一段時間,母親以為我再回去的機會渺茫,藏書經由親友或借閲,或要求購買,也就一去不返了。我回到家只有在角落的小紙箱裡找到幾本。

早年的佛國,是允許華文學校教育和華文書報發行的。華僑文化教育事業朝氣蓬勃。在異邦生活十八年的我,自小就接受華文教育,閱讀華文書籍報刊,在中華文化薰陶下成長。因為高中時曾輟學在華文書店工作一年,更與書深情結緣。在佛國的歲月裡,我從閲讀連環圖畫書、兒童樂園期刊晉級翻閱巴金、冰心、魯迅、朱自清、夏丐尊、郁達夫等名家著作和張恨水、馮玉奇的通俗小說…….看了書,有了想像,有了夢境,少年的日子裡增添了幾多期待……。.

那時候,佛國的華文書店,具規模的寥寥無幾。有的只能算是書報攤,擺些文具和香港出版的畫報雜誌,如「中外畫報」「南國電影」「長城電影」「天文臺」「中國學生周報」…….等,除了左派的「人民書店」,我工作的書店在當地算是「數一數二」的,代理經銷進口港台書籍期刊。每週有二天的時間我必須到海關取回進口的書刊,再分別打包發送至佛國各主要城鎮書店,當時書店老板就已能編印書訊發送各城鎮書店和讀者,書訊是寫蠟紙鋼版油印的。當「本店新書目錄」出爐時,我的薪水也開始回繳給書店老板。

在書店工作時,每星期兩批新書報刊運抵佛國時先睹為快的興奮,至今我仍難忘。當時進口的香港版的文史類書籍,我想買的幾乎都買回家了。包括三國演義、水滸傳、紅樓夢與西遊記各上、中、下三冊,以及金庸、梁羽生的武俠小說,巴金、冰心、魯迅、朱光潛、夏丐尊、葉紹鈞、徐訏、徐速等作家的著作和台灣進口王藍所著的藍與黑都買了看了。那時候只求看得快、看得多,也相信會有再精讀一篇的時間。不過,除了極少數幾本,當年看過的書一直沒有時間重讀。

當年我購置的中國四大古典文學著,是香港廣智書局出版的大字經濟版平裝本。我非常喜歡這個版本,除了大字、行距看了舒適,每一章回都有詞句注釋,例如第十二回的注釋有七題,有一題是這樣解釋「三塗」的:「塗同途。佛教的說法。作惡的人結果不外是三條道路:一是猛火燒身的地獄道路,一是互相食血的畜生道路,一是刀杖逼迫的餓鬼道路。這三條道路,總名叫三塗」。將這句注釋抄錄筆記,不也是看西遊記的收穫麼?在佛國時我已將西遊記看完,三冊藏書也因齊全沒有散失,讓我能夠帶回台灣。其餘三部當時均來不及翻完就離開佛國老家了。

回台灣後,早年瘋狂閱讀的衝勁消失。在目前的書櫃裡,我陸續添加各類書籍,但沒有三國、水滸和紅樓三部名著。雖然一直想添置,卻也為了選版本而遲未擇定。2002年我回佛國時,還找到了俠義小說三俠五義、小五義、續小五義三部書,分別於1962、1963年購置。其中三俠五義還是由趙景深校訂、上海文化出版社1956年1月出版的繁體字版,這部書主要寫宋朝包公審案的故事,當年確實讀得津津有味。小五義和續小五義則是香港長青書局出版,是舊版本,文章沒有分段,看得很吃力,我沒有讀完它。

當年留在佛國老家的書,能找到的,我都帶回台灣來了。年少時的看書興趣,顯然是先俠義後文藝,對於翻譯名著,除了極少數幾本外,我甚少接觸,也因此省下了不少翻譯書籍的購置費。但我帶回來的書籍中有兩本譯著,一本是香港新學書店印行,葉天生譯述法國作家大仲馬的「基度山恩仇記」以及1956年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的蘇聯作家「高爾基作品選」,這兩本書我是有翻閱過,但內容多已忘光。

2002年我從佛國老家帶回三十餘本十八歲前的藏書,其中有一本是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的謝冰瑩著作「女兵自傳」,此書於1936年三月有良友本初版,1946年十月有晨光本初版,1949年四月晨光重排本初版,我擁有的就是1949年四月晨光重排本初版,全書450頁。另外我也找到1962年四月香港南國出版社出版的巴金著小說「滅亡」,當年巴金的「家」「春」「秋」佛國有不少華僑子弟競相閱讀,我也曾擁有這三部書,2002年回家時已找不著了,妹妹卻還記得,這三部書是被她的朋友借走的…….。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謝淑美
  • 德基:<br />
    <br />
    感謝老翁寄來你的部落格,<br />
    粗心的我開始並未注意到老翁信中已提到你,<br />
    但是看了第一篇開始寫著:<br />
    「那年春天,佛國在一夕之間變了色,...<br />
    也來到陌生的台灣。」<br />
    我在腦海中,忙碌地搜索,<br />
    我知道是你。<br />
    <br />
    文中你提及的這些作者,那些書,<br />
    都是我熟悉的,<br />
    是伴我成長的心靈好友。<br />
    <br />
    好多以為早被塵封遺忘的,<br />
    卻因你這篇文章,<br />
    而又鮮活清晰了。<br />
    <br />
    宜蘭到花蓮,<br />
    <br />
    <br />
    <br />
    <br />
    <br />
  • ldj6
  • 失聯久,很高興連繫了<br />
    發Email: 給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