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逛書店買書是從小養成的習慣,在日記裡詳細登記書目則是近幾年的事了。有了個人部落格以後,每月貼上《書之日記》記述購書心情和閱讀印象,開始於2006年。每月的《書之日記》貼上網時,我會寫下一段當月購書心情記事,稱之為「前言」,每月一小篇,一年就是十二篇,六年來,也有七十餘篇了。

2006年,我開始與大陸簡體書「相遇相戀」,開始啟動瘋狂購書的腳步,就彙集這一年十二篇《書之日記》的「前言」,回憶溯源。



2006年一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2005年寫了一年的購書日記,記錄了整年的購書支出,也瞭解了自己的閱讀興趣和淘書能耐。一年下來,雖然讀不出名堂,但滿室書香,卻也能讓自己陶醉、友人羡慕,更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

和「逛書架」、「逛逛書架」等書刊介紹愛書人的藏書相比,我書架裡的書微不足道。2006年,我不會中止買書。因為女兒每週要開車到台北上課兩天,我有機會搭便車,今年到台北將專攻簡體書店。

2006年一月,取得上海書店的貴賓卡,是繼誠品卡之後的第二張購書折扣優待卡,今年還要繼續取得秋水堂、問津堂等簡體書店會員卡呢!



2006年二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2006年二月,二十八天中有二十一天在緬甸老家。買書的機會少了,但在仰光市的緬甸華僑圖書館影印了一些資料,相信對瞭解緬甸華僑文藝發展概況會有幫助的。

1962年3月,緬甸軍人尼溫發動政變掌權後,緬甸就與國際社會隔絕了,在緬甸境內更禁止華文教育和華文報刊書籍發行流通,原來朝氣蓬勃的緬華文壇在一夕之間沉寂。四十多年來,在世界華文文學發展進程裡,緬華文學交了白卷,一些探討世界華文文學或東南亞華文文學的書刊,很少提到緬華文學發展。

二月在仰光,除了外出遊覽,我幾乎都往緬華圖書館報到,一度還有人誤認為我是台灣學者,「希望能請台灣當局捐書給圖書館」……



2006年三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2006年三月,宜蘭台北兩頭買書。在宜蘭買繁體版的書,到台北買簡體版的。這兩年,買書較以往凶,也開始登錄書目,方便日後整理。朋友看過我2005年的購書日記,說去年我書買太多了,今年就少買多閱讀吧,他說,買書要會看,看了要會用,我喜歡買卻少閱讀,是病症。

這病啊,歡喜甘願,恐怕一時也戒不了。



2006年四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今天找舊檔,竟然找不到2006年四月的日記電腦存檔,幸虧當時曾列印下來,才能重新敲打這個月的購書日記。

自1995年開始,每年的四月二十三日是「世界讀書日」。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在1972年向世界發出「走向閱讀社會」的號召,要求社會成員人人讀書,圖書成為生活的必需品,讀書成為每個人日常生活不可缺的一部分。

2006年四月,我選購了不少與書有關的書,書已成為我生活的必需品。



2006年五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說來慚愧,一直到2006年五月以後才踏進專售簡體書的「問津堂」,住在宜蘭鄉下,雖然早年在「四折書」書攤販售三十年代翻版書時,也曾到過台大附近「尋寶」,之後很少往台北跑了。簡體書「化暗為明」以後,曾自網站列印了幾家售賣簡體書的書店地址慢慢摸索。

一段時間下來,雖還有「漏網之魚」,但已踏進的簡體書店很快就積點取得會員卡或貴賓卡(上海書店前後花了三千元、問津堂蓋了十個二百元的消費章取卡……)

2006年五月,只有一天到台北,買了七本書回宜蘭…..



2006年六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2006年六月的日記在六月二十四日晚上消失了。電腦有問題,請友人重灌軟體,未留意就把六月的日記弄丟了。六月與華有一趟大陸雲南行,曾記錄旅遊所見,如今遭消除,也沒有心思再捕捉痕跡,何況八天的雲南行,似乎也確是「上車睡覺、下車尿尿,到了景點拍個照,回家什麼都不知道」…..。

這趟雲南之旅,我沒有錯過選購書和唱片的機會,竟然也買了十二張民歌唱片和六本書,尤其找了好幾家才找到了「紅雪蓮」,以及找到曾在緬甸推動緬華文藝工作的艾蕪的著作,更讓我雀躍。



2006年七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2006年七月,暑假子女在家,競相陪我逛書店。在宜蘭市有折扣、特價書展,撿便宜撿了一堆回家,女兒送了圖書禮券,買書買得過癮。



2006年八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2006年八月又買了不少書。在八月一日的日記裡曾寫道:「計畫自今日起整理書架、登錄書目,也要用心閱讀。」但八月的第一天就喝掛了。醉後第三天,依舊沮喪,好像犯了錯有點不知所措。很早就說要少喝了,卻仍然貪杯,真不能原諒自己。

高中同學每月定期在中和聚會,女兒每週要到台北上課兩天,以保護安全藉口陪她開車往返,逛台北書店的機會增加了。也因為生日時女兒送了圖書禮券,八月的父親節女兒再送禮券賀節,買書也就大方起來。

長時間窩在宜蘭,之前很少上台北,直到這一兩年才摸清楚台北地區簡體書店方位。八月的某一天,在問津堂看到幾位女生各提着一大袋書步出門外,有人還為自己能帶來大袋子笑稱自己有先見之明;在羅斯福路附近,有兩名青年跑來問我:「附近那裡還有賣大陸書的書店?」,看着兩人得到答案後的喜悅神情,我突然想到,家中這一兩年堆放的簡體書快追上購買多年的繁體書了…….



2006年九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近年來,對「日記」和「書目」、「書話」書的蒐集興趣日增。為了省錢,也以選購簡體書為主。在2006年九月的書之日記裡,這類書還真買不少。

九月份因為女兒送讀書禮券,買書不心疼,又因為有「海峽兩岸圖書交易會」書展,書就多買了。

我喜歡閱讀書話類書籍,主要是自認與寫書話的人對書的瘋狂喜愛相似,「借伴壯膽」,自己買書無法節制,在書話文章裡看他人一樣瘋狂買書、藏書的行徑,就寬心了。也是拾名家、大家「牙慧」掩飾自己的毛病吧。



2006年十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今天閱覽2006年十月的日記,大吃一驚,十月記錄選購的書還真不少,將它挑出來也就是一篇購書日記。

喜歡逛書店買書的習慣一直無法改。這兩年,我更沉迷簡體書,它如脫韁野馬奔來,家裡新近堆放的,多是簡體書。

大陸簡體書書價便宜,種類齊全,尤其文史類書刊。往年上台北的次數一年不過兩三次,買的不多。這一兩年常有機會到台北,購書的次數倍增,跑一趟就帶回一大包書,每月的日記我都記載購書記錄。

目前大陸簡體書雖也充斥通俗時尚出版品,但平日自己常瀏覽大陸讀書類網站,閱覽無數大陸愛書人購書、閱讀日記等書話作品及出版訊息,到簡體書店選購尚能把持得住,不至於在簡體書林裡迷失。



2006年十一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十一月的最後一週,又濕又冷的冬雨不停,原來就懶得出門,就讓冬雨待在室外,我留在室內。

上網瀏覽,大陸網站有人已迫不及待的整理了十一月的購書和閱讀清單了。大陸愛書人如今買書不手軟,看人家的購書清單,覺得自己購書還是保守的,量力而為而已。

日前閱讀律師蕭雄淋的「溫城筆記」,提到他離開台灣到溫哥華休養,運了四千多本的書到溫哥華,除了每天吃飽飯各走路一小時外,有時間就看書,有感想就做筆記、寫日記……。

我家裡的書已超過這個數目了,只是人家看書做筆記有了成就,自己仍是「故我依然」,一事無成。也只有在日記裡登錄購書書目時,有一絲擁有書的滿足感罷了。

也曾因自己不能像他人一樣「有時間就看書」而懺悔,也會找一些理由來掩飾自己買書多、看書少的內疚。

最近又借到一個理由,大陸作家王蒙就曾這樣寫過:「如果書擺在你家裡,擺了二十年,忽然你想起一個什麼,你想找,最後找着了,非常高興。可能就用了三分鐘,翻一下,我認為這本書就值,這也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書也是一樣,這麼多書都沒看,不看也別慚愧,你不能天天都看,但是如果你真想起什麼事了,一下子想起來這兒還有一本書,挺滿意、挺高興。有一些怪知識,到時候一查就查出來了,真是高興極了,就連找着那本書都很高興……」

好一個「這麼多書都沒看,不看也別慚愧」。看來,要找與我一樣有「買書不看」毛病的人是不難的。

買書的癮還是別戒的好,我的書房在十一月又進許多書呢!



2006年十二月之書之日記「前言」:

雖然十二月上台北的次數只有兩次,但都是專程逛書店去的,依舊搬回來一堆簡體書。

這個月看了幾篇文章,有一位作者提到:他「有心買書而讀書無力,讀書無力却又買書無懈,最終只好淪落到買書來藏的地步………」,另一位愛書人在他的「獵書賬」日記裡寫道:「因為迷戀」,所以才會買許多書。他說:「迷戀一個人都不需要理由了,何況是書………。」

我自己不也是這樣麼?

似乎愛書人所走的路多是一樣的,所犯的毛病幾乎沒有例外。

但自己沒工作收入,卻一直往書店裡消費,雖然常以30年代作家朱自清典當大衣買書的故事慰藉,也曾悔恨未能抑止搜書的慾念。

香港一位藏書家曾說;「老婆養我,我養書…」。看到這句話,真有與他「相憐相惜」的激動。但這位藏書家學得是設計,屬高所得群,他只是把收入中的很多都投入到了藏書之中。

書癮看樣子戒不了。

上個月,萬老曾捎來這麼一句:「很羡慕您老能一直買書讀書,大有如此死去亦何妨的氣概!」

是了,在剩下來的日子裡,搬著一本一本書走進墳地,此生終無憾!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vbuxh
  • 大家新年快樂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