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二月之書之日記

2006年二月,二十八天中有二十一天在緬甸老家。買書的機會少了,但在仰光市的緬甸華僑圖書館影印了一些資料,相信對瞭解緬甸華僑文藝發展概況會有幫助的。

1962年3月,緬甸軍人尼溫發動政變掌權後,緬甸就與國際社會隔絕了,在緬甸境內更禁止華文教育和華文報刊書籍發行流通,原來朝氣蓬勃的緬華文壇在一夕之間沉寂。四十多年來,在世界華文文學發展進程裡,緬華文學交了白卷,一些探討世界華文文學或東南亞華文文學的書刊,很少提到緬華文學發展。

二月在仰光,除了外出遊覽,我幾乎都往緬華圖書館報到,一度還有人誤認為我是台灣學者,「希望能請台灣當局捐書給圖書館」……

2006年二月在緬甸仰光的日記裡與書有關部分摘錄如下:

二月五日:回到緬甸的第二天,下午去探視已九十六歲的黃寬嬸後,即轉往緬華圖書館,三年前需憑證才能取出書櫃內的書,這次可以自由自書櫃取書翻閱了,我找到了一些記述早年緬甸華僑生活史料書籍,下次試探可否借出影印。

二月七日,下午到緬華圖書館,看到幾本大陸、香港、澳門出版的緬甸華僑社會研究叢書,對緬華文教事業的記述資料不少。但記述的也盡是早年紅色中國與左派華僑文教界人士事跡,右派華人在當地的文化事業能省則省,甚或隻字不提。作者的背景可想而知。

很遺憾,圖書館好像沒有影印設備,也不敢開口要將書帶到外頭影印,改天再帶筆來抄錄一些。現在就下午翻閱時的記憶先記錄一些:

仰光僑報最早的文藝版是「椰風」。來自大陸的作家艾蕪、顧執中是推動緬華文藝的功臣。

1955年仰光曾創辦有中緬文版的「南國畫刊」。

2004年世華會議期間,大陸出版有 「胞波情」特刊。(「胞波」是緬甸人對華人的稱呼)

二月十一日,母親今晚從一只小櫃子裡取出兩本書給我,一本是徐訏的盲戀,一本是徐速的星星之火,是我早年離家時存留的,書相還好。

二月十二日,上午前往緬華圖書館,卻因為今天是緬甸聯邦節休館。下午在房間重讀母親找出來的徐訏的盲戀,看到了一句像極了我的句子:「我自卑與內向的性格使我一生從未做過主動的事情」,書中主角因容貌奇醜而自卑,而我是因為字寫得太醜了,字醜而養成我畏縮自卑的性格。

書中第51頁也有一句話:視覺是驕傲、自私、愚蠢、庸俗的來源。

二月十五日,至蒲甘旅遊。中午參觀蒲甘博物館,入場券美金三元,館內展示不少挖掘出土的佛像。在博物館前的一家攤位上看到一本北京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緬甸史」,人民幣訂價八元五角,卻叫賣美金一百元,笑死人,八元五角如果乘新台幣五倍計價也不過四十二元五角,不到二元美金。緬甸禁售華文書刊,才有人將華文書視為寶物叫價。

二月十九日,下午到緬華圖書館,找人說項,獲得可取書外出影印機會,條件是我必須留在館內,由友人外出影印。我挑了部分緬華早期文藝、報刊出版資料影印。這時候,有人靠近了,走近我的座位詢問我影印什麼資料,並東問西問,探問我是否熟識早年左派學校校友,好像他自稱曾在大使館服務過,也曾擔任緬華商報編輯,又提到緬甸偵探部字眼,最後更說我好像是做研究的學者,有機會可請台灣當局捐書給緬華圖書館……… 為了避免惹禍,我很快就中止影印離席了。

二月二十二日,今天上午繼續到緬華圖書館影印資料。如果有機會到港澳和廣東旅遊,一定到書店找尋有關緬甸華僑資料的書刊。

下午在街頭一處賣英緬文舊書報的攤位扒到三本華文書,買了。一本是1950年6月出版的「小說」第四卷第二期,上海小說月刊社出版,一本是1954年4月出版的教科書語文第二冊,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印行,一本是友聯書報發行公司1955年9月出版的電影小說「紅紅」。

二月二十七日,回台灣休息一天後,今天翻閱報刊想找二月台北國際書展訊息,好像報導篇幅不多,今年錯過逛書展購書機會,遺憾。

這個月在緬華圖書館找到一些書籍出版資料,且記錄於此,找機會蒐購:

黃綽卿詩文選:中國華僑出版公司1990年12月出版,鄭祥鵬編著。

朱波散記-緬甸華人社會掠影:方雄普著,南島出版社2000年10月出版。

緬華社會研究一、二、三輯:澳門緬華互助會出版,林清風主編。

緬華雜文集:曾冠英著。

叱咤歌集:緬華叱咜合唱團編選,封底內出版日期是1940年6月1日,仰光民族印務公司承印。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