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老友趙君告訴我,他找到幾份早年在緬甸仰光發行的中文報紙,約我到台北設法將這幾份報紙掃瞄複製存檔,我一來腳傷走不得遠程,也抽不出時間前往,心中一直放着這檔事。這兩天,更想起一份短命的報紙和一位為衝刺發行業績跑遍偏遠地區遭下「降頭」死亡的蘇先生。

蘇先生好像是在端午節過後的夏天死亡的。2007年一月,曾寫他遭下「降頭」的事,這星期也許有一天是他的祭日,今天就將舊作重貼悼念他….

************************************************

這兩天,想到了早年緬甸仰光一份短命的華文報紙:「時代報」,還有一位為「時代報」衝刺業績被「下降頭」失去生命的蘇先生。

當年僑居地的華文報紙,不是左派就是右派,立場分明,「時代報」則是一份標榜「中立」立場的報紙。親共的文人稱它是「第三勢力人士不甘寂寞」創辦的。它於1960年1月1日創刊,但發行不足一年就收攤了。

「時代報」創辦的那一年我還在讀初中二年級吧。當時有一位蘇先生和他的太太與我家合住同一層樓,他住在後房,我們住前房。記得那陣子蘇先生每天都會帶幾份報紙回家,「時代報」就有兩三份,他常將報紙丟在前房給我閱讀。我天天翻閱,從此與報紙「結緣」,更養成剪剪貼貼的習慣。

今天我已忘記蘇先生在「時代報」擔任什麼職務了。記憶裡好像三天兩頭他要往「山芭」(鄉村、郊外地區)出差,他的太太阿寶告訢我們說他「賣報紙、寫報紙很忙」。「時代報」發行兩三個月後,由於對國共兩黨都捧都罵,也連載了通俗小說和武俠小說,好像還頗受歡迎,於是蘇先生留在家的時間也愈來愈少了。

半年後的某一天,蘇先生從「山芭」回來後不久就住進醫院了。聽爸媽說,蘇先生好像「中邪」被「下降頭」了,原來他只會講一二句簡單的緬甸話問候語,病後突然一直喃喃自語,句句說的竟是緬甸話,真不能不相信邪門,外婆就勸我不要走近後房蘇先居住所在……

那一陣子,街頭巷尾談論「下降頭」的故事突然增多起來,有說一位印度「苦力」(低層勞工)對一位華僑少女示愛被拒後,「下降頭」整了那位華僑少女;一位緬甸人也不滿華人頭家小氣,請人下蠱……許多家長忙著勸告子女小心與異族交往,不要到山林地區。記憶中我真的親眼目睹同條街的一位六十餘歲華僑老婦,有一天傍晚突然在街上閉眼手舞足蹈起來,口中還高聲用緬甸話唸經,而街坊鄰居都知道平日她可是一句緬甸話也不會講……。

在蘇先生住院期間,我曾陪同父母到醫院探視,只見蘇先生在病床上目光呆滯,臉上枯黃無光,兩肩瘦削,一下子蒼老太多了。他已不認得我們,蘇太太阿寶呆在一旁失神無語,病房情景至今偶而會飄過我的腦海…….。

我最後一次看見蘇先生,是他的家人請求高僧協助醫治蘇先生以後,我跟著蘇先生的小舅子到醫院,依據高僧指示,需要將蘇先生的頭髮、手、腳指甲及穿在身上的內衣物等剪下包妥後攜帶出醫院給高僧施法。高僧還警告說,要走出醫院病房時,千萬不能回頭望床上的病人。

那天,蘇先生的小舅子小心翼翼的將蘇先生身上必須剪下的衣物頭髮指甲等都弄妥了,也依吩咐完成將已脫離蘇先先身上的物品包妥,並在病床將蘇先生的身腰扶起,將包妥的物品在蘇先生身腰繞三圈後,小舅子緩緩離開病床,往病房門口走去,就在跨出病房門口之際,他突然回頭望病床上的蘇先生……。

當天下午,蘇先生就過世了。他的小舅子後來說,當他離開病床時耳邊就聽到病床上的蘇先生一直呼叫他的名字,他一直記住高僧「不要回頭望」的吩咐,但不知為什麼,到病房門口時,他突然懷疑會不會有什麼該帶的物品留在病床沒有帶出來,忍不住回頭…..。

蘇先生過世後,我再也沒有免費閱讀的「時代報」。那年離家前,我和同學到「山芭」旅遊,我曾問外婆,有人給我「下降頭」的話怎麼辦?外婆笑著說,你要過海洋去台灣,過了海洋,「降頭」就不靈了。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oolchet
  • 好玄阿....而且這樣一位先生好端端為何被下降??
    [版主回覆 06/09/2009 19:07:57]是真人真事<br />
    對蘇先生為何被下降<br />
    年少記憶不全<br />
    不知道啊<br />
    <br />
    降頭是古老的巫術之一<br />
    來自泰緬邊界的女作家曾熖的作品裡<br />
    也曾寫過降頭之事<br />
    泰華與馬華文學作品裡偶也有看到<br />
    <br />
    苦茶兄如有興趣瞭解<br />
    介紹一本{巫蠱考察--中國巫蠱的文化心態}<br />
    鄧啟耀著<br />
    1998年台北市漢忠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