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時的習作:小妹的希望

之一

這篇年少時的習作「小妹的希望」,曾貼在我的家庭部落格,現「原汁原味」貼於我個人部落格。

我的部落格裡有「昨天的昨天」專欄,上貼我年少舊作為主,還有若干篇未貼,這篇「小妹的希望」就是。

之二

女兒開設了家庭部落格,作為家庭成員感情交流的園地,每人各有一塊發表的「地盤」,眼看子女鍵盤敲得勤快,偷懶不得,只好跟上潮流po了。

在家裡,很少跟孩子們談我的過去,自己一生平凡庸碌,年少三餐不繼,生活困苦,青壯歲月虛耗,一事無成,如今老來疾病纏身,生命隨時可能劃下休止符。因此,決定透過這塊園地「自述」,留下我十八歲前在異邦的生活與當年隻身回到台灣的生涯旅程記錄,讓孩子有機會瞭解自己的「家族歷史」。

這兩天,一直在想是否將我早年幼稚不成熟的習作貼上部落格。我十五、六歲開始練習向緬甸仰光僑報投稿,直到十八歲離開緬甸時,先後有二、三十篇刊出。今天看這些習作,很是臉紅,更確信自己沒有寫作天分,擔憂貼上舊作,會讓人將當年刊登我習作的僑報品質看低了。

但家庭部落格是自家人看的,將少年習作貼給家人看,家人或許可以瞭解我當年在中學時的家庭生活與生涯規劃。當年想當作家的夢早己醒了,貼上早年的習作,也許可以讓孩子知道我當年的興趣所在吧。

就先貼上「小妹的希望」,它寫於1965年7月15日,刊於1965年7月23日仰光自由日報。

之三

【小妹的希望】全文:

小妹今天顯得特別緊張,一早起床,就問我是什麼時候了,又問我母親出去了沒有?問得我一頭霧水,慌忙到廚房找母親:

「媽,小妹今天怎麼啦?問東問西的!」

「小妹想進學校讀書,今天要我去給她報名。」母親對我苦笑。

「報名?有辦法嗎?」我想起在生活邊緣掙扎的父親。

「她已經吵了兩年了。唉,一年不如一年。」我望着母親,她淒涼的聲調使我默默走進房間。小妹正吃着早點,看到我,她笑了:

「阿哥,不久我將進學校了,媽答應我今天去報名」

「小妹,妳年紀多大了?要進學校讀書?」我喝了一口咖啡後問她

「不小了,隔壁的小雲都已進學校讀書,她還比我小一歲呢」,小妹天真的回答。

她是那麼高興,是那麼嚮往進學校讀書,我慢慢吃著早點,時間在吃早點的時候悄悄溜走,小妹看著太陽升高了,看著外婆在準備午飯,更顯得非常緊張。她一面問我學校的事情,一面要我說我在學校的故事,在她那焦急的神情裡,我找到我失去的童年。

像說故事般,我回憶消逝了的歲月,我告訴她許多發生在學校裡的有趣故事,她緊張的心慢慢安定了。她靜靜地,睜着大眼睛,注視着我。

遠了,時間逐漸走遠了,但幼年的學校生活,一幕又一幕飄到眼前。

「那時候啊,我真愛哭,老師要我的練習本,我放在家裡沒帶去,老師就處罰我站,我就……」

「哭了,是不是?不害臊!」小妹笑着接去我未說完的話,我也給她逗笑了。

「哼,妳也別笑,將來妳進學校,妳一定也會哭的」,我羞羞她。

「不哭,不哭,我要做好學生,記住老師的話,也聽媽的話」,她笑着撲向我的懷裡,我抱住她,笑了。

門鈴響了,打斷我們的笑聲,小妹跑去開門,母親走進來。

母親沒有笑容,小妹緊張的問:

「媽,妳幫我報名啦?」

母親搖搖頭,拉着小妹的手,走進房間。

房間一片寂靜,我聽不到什麼聲音,我彷彿看到母親走進父親的攤子,看到父親思慮的神色,於是,一聲哭聲,把我從迷惘中驚醒。

小妹走近我的身旁,她蒼白的臉頰掛着淚珠,她似乎想說什麼,但她說不出,我抱起她的身體,淚珠掉進她的口中,她張開口,我聽到她輕輕的說:「阿哥,我的希望又….」,她的頭埋在我的胸前,我為她擦乾了臉頰上的淚珠,勉強說出一句話:「明年再說吧!」(中華民國五十四年七月十五日)

之四

當年在僑報習作投稿以林白為筆名,回台灣後知道有一位作家林白,大陸也有一位林白,我文筆拙劣,不敢再用此筆名了....。

之五

當年僑報鉛字有些是拼字,如哼字拼為「亨(口旁)」。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影痴
  • 很簡單的習作!沒有多餘的形容和描寫,但有著樸實純真的真情。
    [版主回覆 12/21/2008 08:20:13]少年習作,見笑了<br />
    有書痴瘋書<br />
    署名影痴,會不會是喜愛電影?
  • 影痴
  • 沒有錯!愛看電影成痴,也愛看小說。小說和電影某方面很像,從友人網頁連結<br />
    過來拜讀,才知有個愛書成痴的前輩,晚生是緬甸出生的華人,如今在台灣唸書<br />
    就讀中,在此拜過!
    [版主回覆 12/24/2008 14:15:17]哈,也是老鄉<br />
    可多多連繫<br />
    也許在中和華新街可能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