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昨天:吉鐵窰之旅 2007-1-31

目前台灣遊客前往緬甸旅遊,旅行社安排遊玩的景點不外是仰光大金塔、勃固臥佛、曼德禮(瓦城)皇宮、浦甘古蹟、東枝茵麗湖等地,幾乎很少安排前往遊覽「吉鐵窰」佛塔,主要原因是交通住宿設施不佳。早年前往「吉鐵窰」是走山路,需四個多小時的路程,近年開始有載客車到山頂,但車輛大多逾齡,又多超載,往返行程相當危險。

年少在佛國時,曾兩次前往「吉鐵窰」朝拜,1998年2月我由台灣回緬甸三遊「吉鐵窰」,那次妻兒同行,是乘車到山頂。我們被塞在擁擠的車座裡幾乎是臉貼著臉,沿途老舊車輛吃力地爬坡和剎車好像失靈的滑下坡,真讓人心驚膽跳,途中又不敢開口驚呼,怕被聽出是外來觀光客,車資要收美金。

「吉鐵窰」佛塔,是在「直塘」以北十六英里左右的山頂,屬孟(mon)族的轄區,佛塔建於山岩角上的一塊大圓石上頭。大圓石似乎只要用手一推就會滾落到山腳下,但它一直懸擱在山頭,因此產生了許許多多的神話傳說。早年曾因戰亂不對外開放,後來革命政府和「固都禮」和談後,每年一度的吉鐵窰佛會才恢復舉行。

我第一次到「吉鐵窰」朝拜是1964年12月底。1965年1月12日、1月27日,仰光自由日報分上下篇刊登了我的三千字「遊吉鐵窰佛塔記」,流水帳式的記述遊覽行程,稚拙的文筆讓自己臉紅。

這裡就貼上旅程開始和結束的那一段記述:

【……..十二月廿四日夜,我和葉君等一行六人,為了及早搶到座位,坐三輪車到「永盛」火車站,到車站的時候剛好十一時整,月台上已經有不少人在等候了,火車要三時四十六分始能到達,我們也就在月台上躺下來休息。

凌晨二時左右,月台上一陣騷動,許多人都從夢中驚醒,我隱隱約約聽到幾個年輕人在叫喊:「來了來了------金獅牌咖啡」,這是以前電台廣播的商業廣告詞之一,人們聽到「來了來了」前面兩句,以為火車要進站了,再也睡不着,我們看到月台旁已站立著許多人,也隨著緊張起來,但一個鐘頭過去了,火車還没有到達,在時間老人極慢的脚步裏,不時聽到有人高喊着「來了來了….金獅牌咖啡」....

到了三點半的時候,月台上的候車的遊客更多了,大家準備要搶進車廂,三點四十六分,火車終於來了,人們像一群餓虎似地,爭先恐後的向火車廂跳進,我看到每一車廂都擠滿了人,隨著擁擠的人羣,搶進了一車廂,健和、小青也隨後擠上來,車廂裏已坐滿了人,我們只有站了。

火車到了「九文台」,又有許多人搶着擠進來,我們這一車廂有人把車門鎖住,外面的人就爭著從窗外爬進來,但只推進來了兩個。

火車到仰光車站總站,是凌晨四時五十分,我蹲坐在車廂,只聽得外面人聲吵雜,又有幾人擠進了車廂,真使人喘不過氣來。忙亂中,我聽到葉君叫我的名字,原來他也擠在這一廂,隊伍裏只有景風一人不知擠在那一車廂﹖

火車在仰光車站停留到早晨六點多才行駛,我們坐的是特快車,但一路上停小站歇大站,特快變特慢,擠滿旅客的車廂悶熱,幸喜火車到「勃固」以後一路就没有停過,窗外的風才吹散了悶氣。

火車於中午十一時半左右到達「吉桃」鎮,我們和景風會合了,在鎮上用餐後坐馬車遊覽,到鎮上的兩間佛寺拜拜。

馬車收費每人緬幣廿五分,每輛只能坐四人,我們分二輛,一前一後在瀝青路上奔馳。七八年没坐過馬車了,馬蹄聲使我想起年幼時與家人坐馬車四處遊玩的往事,不禁有莫名的悵惘。

我們在鎮上朝拜了佛寺後,又乘馬車回到車站。在車站我們搶上往山脚「金紋斯康」的巴士汽車,從「吉桃」車站到「金紋斯康」大約要行九英里左右,車費是每人五十分。到「金紋斯康」後我們開始登山……..

………下山後我們改搭汽車回家。汽車收費每人六元,比特快車多廿分,但汽車有座位,沿途可欣賞風景,比特快車的擁擠滋味好得多了。

我們這一輛車乘客卅人,於當天下午四時卅分開車,一路是一望無際的原野,記得在山頂時,上望碧天雲海,下看綠野平疇,而今却置身綠野之中,落日餘輝在四周擴散,冥想中對祖國的山川有無限的神往,不知何日,脚跡始能留於故國芬香土地上﹗

汽車在泥土路上慢慢地行駛,我對著山野黃昏景色有難以抑止的愛戀,我幻想自己騎著馬奔馳在這原野上,或一個人揹起背包孤獨地踏著斜陽在這山脚下行走,似流浪人的浪跡天涯……】

*********************************************************

1965年10月我回到台灣後,又寫了一篇「吉鐵窰途中」,在1966年12月12日出版的「緬甸僑生」第15期刊登,全文如下;

吉鐵窰途中

如今每當我看到佛國的風景照,我就會想到離家前夕到「吉鐵窰」佛塔遊玩的往事,也更牽掛遠方的家人。

1965年10月9日,為了想在離家前夕留下一段回憶,阿明、老許、小如和我四人,擠上了前往「吉桃」鎮的火車,記得那晚是農曆十五月圓之夜,皎潔的月亮掛在空曠的田野上,火車在月光下緩慢行駛,雖然想着車窗外的田野月色,但擁擠的車廂內轉身不易,更是寸步難行。

火車在凌晨一時許抵達「吉桃」車站,此時月色更明亮了。我們等待清晨開往山腳下的巴士,在車站休息。夜涼如水,風吹來很冷,我們四人緊靠在一起取暖。矇矓中,我突然聽到一位老人低吟的聲音,那是一段傷感而充滿了淒涼的曲子,今天我還記得,老人是這樣吟唱:

在我生長的地方

有騎牛的孩子在田野歡笑

金色的夕陽裡,

我會聽到歌聲從美麗的姑娘口中唱出……

老人的吟唱讓我憂傷起來,阿明也聽到了,他推我一下:「將來我們想家,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一個滋味。」

我不知道將來想家的滋味如何,然而我彷彿從老人吟唱聲中,感覺到離別的悲苦…….

凌晨五時過後,太陽很快就露面了,在太陽爬上山頭後,我們在「吉桃」車站搶上開往山腳的公共巴士,從車站到山腳「金紋斯康」,車程約九英里,車資是每人緬幣五十分。

巴士車在狹長的山路上行駛,一座座高山就在窗外穿過,想起過一會就要登上山林,到達那建造於山岩角圓石上的佛塔,也就興奮的無法閉目養神了。巴士大約行駛了四十餘分鐘,就到了山腳「金紋斯康」。我們跟着上山的人群開始往前走進山林。

也許昨夜沒有睡好,我們上山的步伐極慢,樹上噪着鳥聲,也會聽到山泉水流聲音,來到一處山泉所在,我們喝了幾口泉水,精神一振,迎面而來的山路越來越不好走,太陽早已離開山頭爬升到高空,因為林木茂密,涼風陣陣,還不覺得累,走過「大水澗」,經過「老人回頭山」,山路崖壁夾道,登上不易,老人家爬山到此處該考慮回頭了,我們沒有休息,仍然朝著前方走去。

慢慢地,我們置身於漫山蒼翠的樹林裡,小如唱着緬甸歌曲,我突然想起夜裡車站的老人吟唱,放眼望去,在前頭我看到一個背影像是那老人,我快步走近他身邊,是他:

「老伯,山頂快到了嗎?」

「就快到了,你們是第一次登山嗎?」老人的聲音像夜裡聽到的一樣低沉:「這山林裡有許多神話,你們要小心啊」。

老人同我招呼後,又邁着他那蹣跚的步子繼續前行,這時太陽又跌落到遠方的山頭,林木環抱的山間不時傳來「到了、到了」的鼓舞聲音,大約六點鐘左右,我們來到了「小吉鐵窰」,對到達「吉鐵窰」更有無比的信心。

天色逐漸暗下來,天空很低,目的地距離愈近,我們加快腳程,就在我正覺得路還不盡,不知何時才能到達山頂時,忽然望見不遠處有一塊大巨石,圓石上有佛塔,四週燭光亮閃閃,知道我們已來到「吉鐵窰」山頂了。

「吉鐵窰」佛塔斜擱在山頂巨塊圓石的尖端,風吹它,人推它,巨石不會滾落,不知是山路讓人走累了,還是神話故事的提醒,山頂上雖然擠滿了人群,却是一片安祥,人人都以虔敬的心向佛祈福。在巨石腳下擁擠的空間裡,我又看到吟唱的老人盤腿而坐,我們靠近他身邊。

「老伯,你也到山頂了」

「到了」

「老伯來過這裡嗎?」

「一年前女兒帶我來過,前些日子裡我女兒過世,這地方讓我想念女兒….」聽老人傷感的語調,我們默不作聲。我想,昨夜他在車站應該也是想念女兒吟唱的……..。

那天晚上我們住宿在山頂。第二天,我們繼續沿山頂背後的林路到「木蘇山」、「烏鴉口」、「神泉」等處遊逛,下午我們走下山,我很希望能再遇到那位老人家,但一路下山來已找不到他。

這段短暫的遊程,如今已成過去了。我也開始咀嚼思家的苦味,幾時我能回到佛國老家?幾時我再能上山到「吉鐵窰」朝拜?再聽到那老人吟唱歌曲……..

創作者介紹

ldj6ldj6的部落格

ldj6ldj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吳敏顯
  • 阿基大人:<br />
    學著把照片貼出來大家欣賞如何?
  • ldj6
  • 敏顯前輩:<br />
    過些時候會貼照片的。<br />
    有了年紀,手腳慢了。
  • 松柏
  • 看了基兄的緬甸旅遊記述,幾年前,隨基兄赴佛國自助旅行的記憶,<br />
    再度浮上心頭。在金光閃閃的大金塔朝拜元神;水清如鏡的茵麗湖,<br />
    ,船兒在虛無縹緲中漂蕩,彷佛人間仙境;伊洛瓦底江的夕陽,照得人心暖烘烘。<br />
    那些最美最真的場景,無不鮮明的重現眼前。<br />
    每次提到緬旬,總有想舊地重遊,<br />
    身心再去受洗的衝動。<br />
    什麼時候,再帶我們去旅行啊?<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